胡逢瑛

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2018-06-21

2018年6月9日至10日,上海合作組織第十八屆元首理事會會議在中國青島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京、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吉爾吉斯總統熱恩別科夫、塔吉克總統拉赫蒙、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印度總理莫迪以及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這八國領袖共同出席會議並且簽署了《青島宣言》。

 

上合組織的繼續深化

上合組織除了有成員國領袖與會以外,還有觀察員國領導人出席參加,包括:阿富汗總統甘尼、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伊朗總統魯哈尼、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中國作為高峰會的主辦者,特別強調了青島位於中國文化聖賢搖籃的孔孟之鄉。習近平致詞時談到: 「早在2500多年前,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孔子就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說:「這次峰會是上海合作組織去年實現擴員以來舉辦的首次峰會,具有承前啟後的重要意義」。他還說:「上海合作組織是世界上幅員最廣、人口最多的綜合性區域合作組織,成員國的經濟和人口總量分別約占全球的20%和40%。上海合作組織擁有4個觀察員國、6個對話夥伴,並同聯合國等國際和地區組織建立了廣泛的合作關係,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已經成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維護國際公平正義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他宣佈:「中方將在上海合作組織銀行聯合體框架內設立300億元人民幣等值專項貸款。」

習近平在致詞中建議了五點方向: 第一,凝聚團結互信的強大力量,落實長期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第二,築牢和平安全的共同基礎,打擊“三股勢力”。 第三,打造共同發展繁榮的強勁引擎,要促進發展戰略對接。第四,拉緊人文交流合作的共同紐帶,推進教育、科技、文化、旅遊、衛生、減災、媒體等各領域合作。第五,共同拓展國際合作的夥伴網路,要強化同觀察員國、對話夥伴等地區國家交流合作,密切同聯合國等國際和地區組織的夥伴關係,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開展對話,為推動化解熱點問題、完善全球治理作出貢獻。

青島上合組織領袖峰會與加拿大魁北克G7幾乎同個時期進行,頗有互別苗頭和分庭抗禮的較勁意味。川普在今年的七國集團峰會中對於貿易逆差問題特別有意見,其原因在於川普主要關心的問題在於美國的國家利益,他並不考慮意識形態的優先問題。他的口號是「美國優先」,他自稱是務實的現實主義者。川普對於能夠使美國獲利的國家領導人或是企業領袖都會公開且毫不吝嗇地直接贊揚。因此,循著「美國優先」或是「美國第一」的思路走,就可以發現川普擺脫了以往美國建制內菁英的做法,他認為的敵人和朋友的界線就在於誰能使美國獲利。反觀上合組織峰會蓄勢待發的榮景,《青島宣言》突出了國際交往逐漸往多極、多元、多層次的多重互動結構體系發展,強調平等和包容,合作與互信,減少衝突給人類帶來的災難性後果。

 

俄羅斯轉型角色的促動

2000年,俄羅斯總統普京接續了葉利欽的「歐亞主義」概念並且開啟了「轉向亞洲」的政策,其主要得力於有一群非常資深且中國文化底蘊相當深厚的漢學家們的參謀。如今,冷戰時期和蘇聯解體之後成長起來的中國通,並不那麼具備老漢學家們的優勢,他們多是在敵對狀態中成長,對於中國的利益需求大於文化的認同。因此,中俄睦鄰友好政策以及上合組織就扮演相當關鍵的平台,為兩國關係深化培養不間斷的人才提供誘因,不因冷戰對立和蘇聯解體造成的空窗期而延誤雙邊關係的向前推展。這個概念同樣適用於發展新型國際關係並且因應世界變局的所有國際體系參與者,因為中國和俄羅斯都崛起了。多極世界在「川金會」之後可謂是正式地到來。

檢視俄羅斯角色的轉型,基本上可從幾個面向進行探究:

第一,歐亞意識爭論的定格。俄羅斯的土地和自然資源主要是在廣大的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若是從烏拉爾山以東算起,亞洲地區佔了俄羅斯領土的四分之三。因此,普京秉持「歐亞主義」精神,不但將俄羅斯的歷史、民族和文化融合在一起,也解決國家身分認同的爭論不休。與此同時,「轉向亞洲」戰略也是平衡俄羅斯自身在政策上、經濟上、地緣上、地理上和心理上長期過度向西方傾斜的偏頗,從而認真省思自身歐亞意識的真實存在。

第二, 平衡東西區域經濟差距。普京早在2000年上任之後,提出「轉向亞洲」戰略,希望把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融入到亞太地區。那麼,上海合作組織的成立就是要解決中俄之間因為邊境爭議所阻礙的互信問題,以求克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帶來國家長期發展的危害。中俄邊境問題的解決奠定了上海合作組織的互信基礎,這給中印邊境危機以及印巴衝突產生了啟示,也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解決北方四島問題以及簽署《日俄和平條約》燃起了希望。因此,俄羅斯不但成立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2015年還成立了海參崴的東方經濟論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韓國前總統朴槿惠和韓國現任總統文在寅都曾是座上賓。今年九月的東方經濟論壇座上賓是否將是金正恩或是北韓代表出席?這也是指日可待的趨勢。俄羅斯組織東方經濟論壇的目的在於發展自身經濟,也可以作為融入中日韓經濟圈的參與者。換言之,東北亞各國之間基本上處於多層次和多方位的交往,逐漸擺脫兩極與單極的意識形態與政治行為模式,未來區域安全和經濟互賴真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寫照。

第三,區域安全和經濟的整合。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亞美尼亞共同組成歐亞經濟聯盟,2015年1月1日正式生效。俄羅斯、哈薩克、白俄羅斯、吉爾吉斯、亞美尼亞於2002年成立了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這說明了俄羅斯和中亞國家之間的安全與經濟問題是結合在一起。自蘇聯解體以來,西方國家不斷往前蘇聯的勢力範圍擴張,北約東擴壓迫到俄羅斯邊境,這激發了普京的強國政策。2014年,烏克蘭政變導致了克里米亞公投回歸俄羅斯領土,西方為此發動了經濟制裁。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已經恢復了年度經濟成長,並且在對外關係和軍事技術各方面都有了顯著成長。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不但打擊了伊斯蘭國的蔓延,也支撐了阿塞德政權的延續,這讓美國及其盟邦不得不退讓,逐漸朝著恢復與俄羅斯的關係正常化方面發展。川普甚至在G7峰會上公開呼籲俄羅斯回歸八國集團對話機制。川普退出「伊核協議」之後,提升了俄羅斯在中東、歐盟和亞洲國家能源需求的地位。俄羅斯的能源和武器市場源源不絕,上合組織與金磚國家峰會,更是擴大了俄羅斯的外圍環境,增加了長期磋商國際事務和解決貿易爭端的國際多邊性機制。俄羅斯和中國都同時成為斡旋在全球安全問題中的主要協調者,提升了大國應有的國際地位。



中國在「川金會」前後的存在

6月12日,美朝領袖高峰會終於如期在新加坡的聖淘沙島上嘉佩樂酒店舉行。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正式會晤,雙方進行了一對一的交談以及領導層對談,並且川金兩人在共進午餐之後,正式簽署了歷史性的成果文件,達成了4點框架協議。在此之前,也就是自從川普上任之後到川金兩人正式會晤之前,兩位領導人每每都是言詞交鋒且惡言相向,這使朝鮮半島的局勢升高到核戰邊緣。川普與鷹派皆強調:戰爭是選項之一。儘管升高輿論調門是作為拉高談判的策略之一,但這仍是從理性的角度來判斷,各方都不能排除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在升高。因此,「川金會」終於進入實質的接觸狀態,未來溝通將是改善美朝關係的趨勢。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艾利森就強調,改變心態並且持續溝通,才能夠有避免戰爭的機會。對於這樣的戲劇性變化,我們可以從中國的角色看到端倪,也就是中國不希望與美國正面衝突,川普順勢接了這個和平球。這樣一來,就增加了中國勸說金正恩漢川普談判的意願,例如:「習金會」和「文金會」的出現,可謂是為「川金會」鋪平道路,而金正恩與川普的個人高度意願就最後踢的臨門一腳。

美國作為不放棄戰爭選項者的關鍵人,能否有所作為則相當關鍵。為何如此?關鍵在於中美雙方的意願終於有了「和平利益」的交集。川普盤整了整個國際局勢和「美國第一」的實現,首先就是要克服中美貿易逆差。倘若,北韓威脅是透過施壓中國並且讓中國出資失血,那麼,川普將非常難和中國達成貿易談判的預期結果。「北韓牌」能否成功在於俄羅斯的抉擇,所以,川普早就希望「美俄關係正常化」,以便施壓中國。然而,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計畫和中國在克里米亞事件中的戰略眼光,確保了中俄關係站在睦鄰友好的長期關係上來衡量,那麼,習近平的政治威信也會影響金正恩的抉擇。

回顧美朝之前的顛簸關係。1953年,韓戰結束以降,美朝中三方簽訂了「停戰協議」。各方都是在傷亡犧牲慘重的情況之下結束戰爭,並且北韓長期以來就處於被美國顛覆的威脅之下。簽署「和平條約」是南韓多年來的願望,「川金會」為朝鮮半島緊張僵局做了突破口,川普的功勞最大,因為朝鮮半島的和平決定在美國的主觀意識上。美朝雙方代表曾於一九九四年在日內瓦簽署了框架性協議。爾後,雙方在沒有互信的狀態下,小布希總統把北韓定位成流氓國家,北韓遂退出《美朝框架性協議》與《不擴散核武條約》。其結果就是北韓成功掌握核武和中長程導彈的技術,而美國鷹派把責任歸咎於沒有切實執行經濟制裁。因此,川普上任之後,決定採取經濟制裁威逼的手段,擴大制裁的內容範圍,讓中國和俄羅斯去承擔貿易的損失。中國作為北韓第一大貿易夥伴,自然經濟損失最大。

習近平十九大連任之後,權力穩固,沒有任期的限制。習近平派了特使宋濤前往北韓,開啟了中朝關係回復「正常化關係」的大門,為「習金會」奠定基礎。今年三月底和五月初,金正恩兩度造訪中國,奠定習金兩人未來將展開合作的基礎。因此,美國要透過聯合國經濟制裁的決議離間中俄朝關係的效益就逐漸喪失。除此之外,川普希望操弄「北韓牌」要換取中國貿易的退讓空間就減少許多,這自然不是川普樂於見到的局勢。川普力排眾議,擺脫鷹派的建議,大膽與金正恩會晤,不但是美朝領袖會晤的歷史性時刻,也為川普進入東北亞經濟圈開啟大門。

 

小結: 中俄關係和美國之間的互動平衡

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改變了國際社會向西方傾斜的世界格局。第十八屆上海合作組織元首理事會議在青島召開,與七國集團儘管是互別苗頭,平衡中俄輿論關注「川金會」專美於前。但更重要的是上合組織是具有組織性和規範性的多國多邊協商機制,是基於地緣關係上的安全共性和經濟互補而來,主要是共同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不是北約聯盟性質的軍事集團組織。

儘管上合組織不具有軍事聯盟的法律效力,但是確是有實質軍事合作的行動,從聯合軍演到武器技術互通,藉由組織運作以及領導人之間建立互信來維護安全機制的延續性和影響力,作為解決貿易紛爭和凝聚國際共識的決策形成平台。中俄聯手的趨勢是在普京和習近平相互頒發國家最高榮譽勛章之後而更加深化。中俄雙方的領導人不僅僅遵循機制的運行上加強關係,並且也透過領導人的友好關係促使各級階層積極投入到指定的方向任務當中。上合峰會成為各個成員國家戰略計畫相互融合而非排斥的討論平台,莫迪和侯賽因在印巴晉升為正式會員國之後也首次以正式會員代表身分參加高峰會,這改變冷戰時期集團對抗的性質。

由此可見,川普的轉變主要來自於中朝關係的改善和中俄關係的深化。川普改變策略是通盤考量東北亞的格局變化。第一,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持續推進,雙邊貿易額逐漸恢復升高,川普看中了和平所帶來的利益要超過圍堵;第二,上海合作組織已經擴員到了印度洋和地中海,不但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是正式會員國,今年六月莫迪和侯賽因首度參加元首理會會議,並且伊朗和土耳其都分別是觀察員和對話夥伴,而土耳其還是北約成員國;第三,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和中國的「一帶一路」與印度的「南北經濟運輸走廊」正在對接。未來成員國合作大於排斥,中亞國家從中獲利,阿富汗也是觀察員,符合共同反恐的區域安全需求,使美國無法持續在中亞盤據。這些綜合因素都是迫使川普將目光轉移到國家利益本身的原因。

綜上所述,川普審時度勢,對所有國家包括盟友都一視同仁談貿易逆差問題,顯然不主動與中俄為敵,那麼,印太戰略就難以擴大發展成為圍堵中俄的戰略計畫。中國對於「川金會」的影響力,不在於直接參與,而在於中國的影響力對於北韓安全和經濟保障的重要性。金正恩目前的擁核地位是實際存在,習金兩會之後,說明金正恩已經與中國開始恢復領袖之間的關係,這影響了美國鷹派希冀透過經濟制裁解決北韓棄核手段不能持久。中國外交以不結盟以及不以干涉他國內政為訴求,和俄羅斯秉持相同的外交概念。這樣一來,川普逐漸脫離了鷹派以施壓中國解決北韓棄核的道路。川普隨時可以透過雙邊談判解決中美貿易矛盾問題,這個雙邊談判模式適用於「川金會」以及任何國家領袖人物。因此,「川金會」的順利舉行和落幕,說明了川普還是偏好他個人的抉擇,擺脫了幕僚的束縛,試圖走出一條更有執政效率的「總統外交」,當然,其旨在追求美國在東北亞更大的和平利益所帶來的經濟利益。川普改變了過去美國意識形態對峙的冷戰做法,他的歷史性作為將持續在美國國內引起激烈的政治鬥爭。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