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

輔仁大學日文系(所)教授兼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臺灣大學日文系(所)兼任教授
2018-06-27

 

「綁架日人事件」為日朝關係關鍵

「川金會」不僅攸關朝核危機可否平和落幕,亦考驗美日同盟之良窳¬。在朝核問題中,日本堅持核武、飛彈與「綁架日人事件」一攬子解決,且「綁架日人事」件雖屬陳年舊事,但為日本人所重視,乃日朝關係正常化的主要障礙之一,若金正恩對綁架日人未能清楚交待,並釋放遭綁架之日人及其後代,或交還已逝者的骨骸,日本難以解除對朝鮮的全面制裁,更遑論關係正常化。日、朝曾於2014年達成《斯德哥爾摩協議》(Stockholm Agreement),北韓承諾重新調查遭綁架日本人平安與否等事宜,以換取日本的人道主義援助,但2016年北韓片面宣佈全面中止調查,宣稱「綁架日人事件」已處理完畢,日朝關係正常化陷入僵局。

然而,從過去美國在朝核危機的應對上,核武及飛彈始為美國在意之問題,綁架日本人雖為侵害人權之國際犯罪,且受害者中不乏美國公民,但從柯林頓總統以來,歷任美國總統似乎不願綁架事件成為對朝談判之障礙。

誠然,川普總統在綁架事件上,較前任態度積極,但其是否將之視為與核武及飛彈同等關鍵的問題,不無疑問,更何況金正恩為營造「川金會」之友好對話氣氛,在5月9日先行釋放3位美國人質,川普為此公開表達感謝。「川金會」中,川普雖為安倍帶話,但「綁架日人事件」之受害家屬對會談的結果表達失望之情,認為事態進展有限。日本媒體雖認為「川金會」後,美、朝發表聯合宣言,北韓領導人首度與美國總統簽署「棄核」承諾,為和平解決「朝核危機」重要進展,但對日本在意之「綁架日人事件」解決普遍態度保留,因美、朝聯合宣言中未言及綁架日人問題,此難題日本恐獨力面對。

安倍首相在《日本經濟新聞》主辦之第24屆國際交流會議「亞洲的未來」的晚宴上發表演講,強調若北韓放棄核武及飛彈開發並解決綁架日本人問題,「準備展開經濟合作」。安倍內閣對經援北朝準備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為提供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核查費用,其次是人道主義領域,最終才是經濟援助。安倍內閣雖表態承擔北韓無核化所需部分費用的意向,但此須以解決「綁架日人事件」為前提,難依美、朝的棄核進程埋單,難度不低。

其實,日本不是韓戰的參戰國,亦非朝核問題直接當事方,手中更缺影響朝鮮半島局勢走向的籌碼。再者,考量未來日、朝建交時,日本對北韓的天價殖民地賠償,「綁架日人事件」應為日方討價還價的槓桿,以撬開對朝外交。回顧1965年日、韓邦交正常化時,日本向韓國提供5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內含3億賠償),參考日、韓建交價碼,考慮到物價變動等因素,對北韓經濟援助的規模恐逾90億美元。苦於「平成蕭條」的日本難以兌現鉅額對朝經濟援助,綁架問題儼然成為日本因應對朝援助問題擋箭牌。

因此,在日朝關係中,經援是日本唯一籌碼,此亦反映在2002年的《日朝平壤宣言》,但北韓若能先行打開美朝關係,使北韓不再承受國際的經濟制裁,獲得中國、美國及歐盟的經濟奧援,日本對朝之經援誘因將弱化,而安倍在對北韓外交上將轉趨受制於金正恩。因此,在外交上,安倍須要求美國對「綁架日人事件」不能鬆手,應視為與核武、飛彈同等重要問題,但川普在態度上是否異於之前的美國總統,在「綁架日人事件」上,力挺安倍到底不無疑問。
 

安倍尋求「安金會」解決綁架事件

誠然,「川金會」上,川普將解決「綁架日人事件」的球帶到球門前,但安倍須自行起腳射門。日本認為,通過對改善美朝關係態度積極的川普就綁架問題向金正恩施壓為「極難的操作」,因期待在美國最為關心的無核化談判中向北韓讓步的川普在日、朝間的綁架問題為日本出頭,堅持以施壓迫使北韓誠實以對似乎不切實際。「綁架日人事件」為日朝關係中的個別問題,此異於核武及飛彈,安倍擔心北韓綁架日人問題遭擱置,故將對朝策略由制裁施壓轉為外交對話。 6月14日,北韓外交部智庫裁軍與和平研究所的所長金勇國與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參事官志水史雄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展開初步會談,但金正恩若未冒北韓政治大不諱,對日讓步,推翻先前「綁架日人事件已處理完畢」之立場,日朝關係恐難邁開大步,因日本堅持北韓須重啟「綁架日人事件」調查。對此,安倍認為,決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須金正恩下重大決斷。

此外,「綁架日人事件」亦為日本國內政治重要議題,具選戰之吸票意義。1997年,綁架受害者家屬成立「遭朝鮮綁架者家屬聯絡會(家屬會)」,成為日本各政黨、政治勢力爭相爭取支援的對象,日本政府更將綁架事件視為攸關日本國家主權及國民生命安全的重大問題。2002年,安倍即因陪同當時的首相小泉純一郎訪問北韓,成功迎回5位受難人,一戰成名,奠定個人在黨內之聲望地位,安倍亦較其他首相更堅持「綁架日人事件」的合理解決為日朝關係正常化之前提。

在9月自民黨總裁選舉尋求連任的安倍首相因「學園門」疑雲陷入政治危機,其在總裁選舉前實現「安金會」,一舉突破「綁架日人事件」僵局,推進日朝關係正常化,為連任助攻之謀劃溢於言表,但金正恩是否願再扮安倍內閣的神救援令人懷疑。安倍首相希望9月間藉俄國海參崴舉行的「東方經濟論壇」或紐約聯合國大會與金正恩會談。在日本拋出「安金會」意向同時,北韓官媒重申綁架事件已解決完成,並指控安倍為朝鮮半島和平製造逆流。金正恩洞悉安倍的「綁架日人事件」情結,《平壤廣播》的立場重申意在牽制尋求對話的安倍首相,以為「安金會」製造日本有求於北韓的勢頭,在日、朝對話中居不敗之地。

美日同盟下的日本外交欲打開對朝關係,端賴美國的支持,但綁架事件著實難以委由普川操刀,此為日本獨自的問題,無法與國際共同關心之核武、飛彈問題掛鈎。此外,在國內政治中,安倍不斷政治操綁架議題,不僅使本應定位為日朝關係正常化中,與北韓討價還價的戰術性疇碼,上升為無可交易的戰略性原則,亦令「綁架日人事件」成為日、朝間的無可轉圜的外交懸案。在日朝關係中,安倍儼然受制於金正恩,此乃因安倍在「綁架日人事件」上作繭自縛,侷限對朝外交的策略彈性。

6月13,前日本眾議院議長、前自民黨總裁河野洋平(河野太郎外相之父)認為日朝關係正常化進程之順序應倒轉,日本須先對北韓釋出善意,為過去的侵略及殖民歷史道歉,使兩國邦交得以正常化,始著手解決綁架問題。河野洋平的解方難以期待將「綁架日人事件」當成選舉之政治提款機的安倍首相付諸實踐,此恐待下任日本首相破繭而出,實現日、朝建交。
 

朝核危機中「美日同盟」陷漂流

因川普六親不認,對日本、歐洲及加拿大等盟邦在鋼鐵、鋁及汽車貿易課徵報復性關稅,美日同盟面臨冷戰結束以來最嚴峻考驗。再者,安倍首相身陷「森友學園」及「加計學園」弊案疑雲,內閣支持率履創新低,連任出現變數。若「川金會」後,遭川普棄,將綁架與棄核脫鈎,在北韓未合理解決「綁架日人事件」下,即根據無核化進展逐步放寬制裁,無疑宣告「安倍外交」潰敗,難再藉外交搶救內閣支持率的安倍恐無緣實現「三連霸」。

此外,金正恩藉「川金會」著實上演一齣小蝦米戲大鯨魚的劇碼,在「棄核」口惠而實未至的階段,即換得川普宣布暫停美韓軍演。此舉不僅動搖美韓同盟,更令日本警覺隨北韓「棄核」的落實,美軍局部或全面撤出朝鮮半島恐非全無可能,屆時日本之周邊安全環境將出現冷戰以來的最大變局。

除經貿外,川普之「美國第一」更貫徹於安保領域,處處錙銖必較的川普對盟國常不假辭色,在朝鮮半島之安全戰略轉軌中,更未令日本充分感受利害與共的尊重。在貿易及朝核爭端中,遭川普再三逆襲的日本勢將重新思考美日關係的虛與實,美日同盟恐有漂流之虞。「川金會」不僅決定朝鮮半島之和平進程,亦牽動美日同盟之去向,對東亞深具意義。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