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20-05-12
 

一、前言

最近俄國學者馬諾佐夫(Юрий В. Морозов)教授1 在一篇專文中指出,川普總統的印太戰略,對俄、中亞太利益是一項重大挑戰,華府不僅將以武力予以落實,並將聯合日、韓、澳洲和印度等周邊國家對北京進行圍堵。不過儘管此戰略的主要目標是中國,但其對俄羅斯的打壓和制裁卻從未放鬆,而且近年俄、美雙方在中亞的鬥爭有日益升高的趨勢,因此籲請俄、中兩國應建立更為緊密的合作關係,以應付美國的威脅。2 

 

二、印太戰略的緣起

二0一七年川普政府發佈一系列資料說明美國現代政策的基礎,這些資料最重要的部份就是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主要是討論美國在亞太地區扮演的角色。同年十一月川普總統前往亞太地區進行巡迴訪問,而在其前往亞太國家之前,他先行訪問了南亞大國印度。二0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前國務卿提勒斯曾談到未來美國亞太政策的關鍵部份。次年一月前國防部長馬提斯也提到美國對亞太地區未來情勢發展的看法,並謂美國的外交將採取實力政策,並繼續憑藉本國的武裝力量來落實。二0一七年川普總統開始推動美國的新阿富汗政策、退出TPP,並正式宣佈美國未來將採取「印度太平洋政策」,華府更明確指出印太戰略的範圍,將包括由印度半島的西岸到美國東部的廣大地區。

美國之所以提出此項政策,主要是平衡在東亞崛起的中國,因為東亞是亞太地區的軸心,控制了東亞國家,便可控制亞太地區和全世界。因此印太地區軸心概念非常符合美國的利益。俄外交部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克拉夫琴科(Илья Кравтенко¬)指出,美國之與本地區國家發展密切合作關係,其主要目的就是建立一個由美國、日本、澳洲、印度及南韓為軸心的合作機制。因為這些國家對中國近年在南海吹填造島,並準備在這些島上部署軍事基地而感到憂慮。此外,北京對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等國影響力的不斷增加,對亞太地區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自然更令這些國家感到不安。因此川普總統希望將環太平洋地區之合作,擴大到印度、太平洋,而不是僅僅亞太地區而已。但是為達到此一目標,就必須與各國簽署軍事合作條約,並順便開發本地區的軍火市場。

 

三、對俄、中利益的挑戰

(一)    美國的企圖
對華府而言,為維持美國在亞太和東亞地區的霸權地位,亞太地區極為重要,近年儘管美國媒體一再指責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極大威脅,但事實上白宮深悉美國真正的戰略威脅並非俄羅斯而是來自中國。因此二0一七年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特將中國列為其最主要敵人,其次才是俄羅斯,所以美國外交政策的重要方向和目標,是繼續大力推動所謂的「印太戰略」。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МГИМО¬)副教授貝茲魯科夫(Андреий Безруков)表示,根據印太戰略之分析,美國與中國的衝突將無法避免,但如果真正貫徹此項政策,必將影響到兩國的緊密經濟關係,並使美中合作的矛盾更形惡化。此外,根據美國的新外交政策,不僅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還須建立一條遏制中國發展的長期新聯合陣線,而且必須包括印度、澳洲、日本和其他地區的國家在內。

華府特別希望利用印度來制衡中國,因為目前世界上只有印度具有挑戰中國的潛力,而且到二0二三年印度人口將超過中國,屆時印度的年青人口將較中國為多,而此時中國社會已步入嚴重的老齡化,此一趨勢對印度經濟成長將有極大的正面意義。此外,到二0五0年的時候,印度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因為近年印度經濟成長已超過中國,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印度願不願意接受美國這項戰略合作,而成為中國的主要對手。目前印度對中國的立場非常審慎,因為德里並不願同他國結盟,避免與任何大國發展過度的緊密關係,也不想參與美國海軍在南海的共同巡弋行動,相對的是二0一七年六月,印度已正式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其在該組織的地位與俄、中相同。

此外,川普發展亞太戰略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受到北韓的核武和導彈威脅,特別是此威脅對美、日、中三國關係影響極大。二0一七年十一月六日川普總統與安倍首相在一項聯合聲明中表示,未來兩國將對北韓繼續施壓,華府希望平壤的主要經濟伙伴中國,也能協助美國實施影響北韓的政策,包括進行經濟和其他制裁方式,如果北京同意的話,美國甚至願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讓步。但由於美國政府內部某些力量對中國的不信任,才使這項美中合作制裁北韓的政策宣告失敗。美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曾指責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玩弄兩手策略,他認為北韓制裁問題對北京極為有利,因為當華府全力對付北韓時,便放鬆對中國在亞太地區擴張的專注。

(二)    打破俄中的合作:
美國政治觀察家羅恩(P. Ron)表示,如果中國與俄羅斯兩者分開,其力量便非常有限,不過一旦兩國合作,其力量就會變得強而有力,並對美國構成直接威脅,而且影響到美國的全球戰略。因此華府必須採取下列行動,第一、加速進行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增強,以準備迎接與俄中對抗進入激烈階段的可能性。第二、美國應加強網路和太空方面的實力,以因應俄中在此領域的挑戰。第三、利用中國的主要對手,印度、日本和其他國家來對付中國,不過目前這些國家似乎還無法接受美國這種聯手對抗中國,甚至俄羅斯的戰略。此外,華府還有一招對付俄、中合作的方式,也就是在亞洲製造一些衝突事件,目前在中東已出現這種可能會打破區域安全的軍事衝突,但是如果在亞洲也製造這類衝突極有可能造成全面戰爭。

美國之推動印太戰略,對中國的亞太利益是一項重大的挑戰,其主要目標就是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因為「一帶一路」政策不僅挑戰美國的國際地位,並使中國成為亞洲的主宰。此外,印太戰略還可使美國的海、空軍取得太平、印度洋的絕對自由航行、飛行的權利。美國希望利用印太戰略來打擊中國在南海的主權要求。因此,印太戰略的內容還包括,指責北京企圖破壞本地區國家的主權,並使各國成為中國的附庸等。

俄羅斯在亞太地區除了軍事力量之外,在經濟和外交方面力量明顯不足,而且根本無法影響到印度洋,但俄羅斯卻能維持其在中亞的影響力。不過近年俄羅斯與美國在中亞的競爭有日益升高的趨勢。此外,莫斯科與北京均試圖降低北韓的核武危機,並提出解決之道,但二0一七年,川普在亞洲巡迴訪問後,發表談話卻表示,美國不接受俄羅斯有關解決北韓問題的「凍結方案」,即北韓停止核試,美國、南韓也停止大規模的聯合軍演。

近年東北亞地區不僅成為世界經濟發展的重心,同時也成為俄、中、美三國地緣政治角逐的「十字路口」,東北亞目前情勢發展為,俄羅斯與中國積極參與各種跨國的政治和經濟組織,包括上 合組織、歐亞經濟聯盟,以及金磚五國等,俄、中在這些國際組織中扮演重要角色,因而引起華府的極大忌妒。美國印太戰略的另一重要目標就是中亞地區,其中對俄羅斯挑戰的有兩項重點,第一、華府有意建立一個「大中東概念」,企圖拉攏中亞國家的加入。其次、美國有意將對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的注意力,擴展到中亞其他國家。此外,川普將繼續推動歐巴馬有關阿富汗、巴基斯坦問題的解決方案,但排除俄羅斯和中國加入。

 

四、美俄關係的演變

如果分析現今美俄關係,便可發現很像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當然造成美俄關係惡化的原因很多,包括烏克蘭、敘利亞、阿富汗問題,以及對俄羅斯的制裁行動等。此外,華府並一再指責俄羅斯以網路干預二0一六年美國的總統大選,因此根據美國的國家安全理論,便將俄羅斯的網路攻擊行為,提升到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層次。此外,川普還指責俄羅斯破壞了美國對北韓的禁運,由於俄美對伊朗的立場不同,華府大力支持伊朗的反對派,而莫斯科認為美國企圖在伊朗製造「顏色革命」。

上述這些問題,使兩國關係充滿不信任感,因此二0一六年川普政府和美國參院一致通過反俄性質的經濟制裁。同年一月卅一日美政府還公佈一項黑名單,列出所有支持普丁的俄政治領袖和商人名單。近年美國極力推動反俄的經濟制裁,其主要原因就是俄羅斯已在敘利亞內戰獲得勝利之故。由於川普是一個務實的商人,因此他希望俄羅斯能放棄與中國的緊密關係,但對俄羅斯而言,為解決區域問題,與中國合作較與美國合作更為重要。

川普在大選期間,曾一再公開表示,希望與俄羅斯關係正常化,但由於他始終無法消除美國國內的反俄氛圍,因此如今對川普而言與中國發展關係,恐怕較與俄羅斯發展關係更為務實有利,因此川普長期以來,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計劃祇得束諸高閣。未來華府與莫斯科關係將與其盟邦一致,不過儘管俄羅斯與西方關係不睦,但還不致於達到衝突的地步。

 

五、俄中合作的強化

俄羅斯的亞太政策可概略分述如下:第一、俄中合作關係將全面提升,主要是在經濟、科技和人文方面。第二、俄羅斯與亞太國家在經濟、政治和其他領域的合作加強,近年俄中關係雖然深入發展,但尚不致影響俄日、俄印的戰略合作。第三、俄羅斯在太平、印度洋地區的發展上,將會獲得突破。第四、避免朝鮮半島的軍事衝突,俄羅斯將長期協助該半島的無核化。第五、俄羅斯還將積極推動亞太地區的安全合作。

近年俄中合作的大幅發展,充分顯示兩國關係日益緊密,但不太可能提升到另一個新層次,主要原因是由於兩國的經貿結構差異越來越大,俄羅斯雖吸引中國大量投資,不過俄羅斯卻很難向中國市場進行投資,而且由於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越來越嚴厲,因此俄中的合作關係也日益重要。

目前俄中在政治方面的合作,較兩國在經濟方面的合作更為重要,俄中必須改善這種不平衡的合作關係,並須建立一套新的金融體系,使兩國經濟合作不再受美國金融體系的干涉和影響。預料未來上合組織、歐亞經濟聯盟與「一帶一路」將發展對接關係,上述三個機制的協調合作,可使「一帶一路」計劃下的大規模基礎建設獲得成功和發展。

在軍事和政治合作方面,俄中將繼續保持共同或接近的立場,特別是在未來秩序發展,以及國際和區域性問題方面。至於俄中軍事和政治結盟關係,也許發展得比較緩慢,因為這需要時間。此外,莫斯科與北京在北韓問題上將扮演重要角色,俄、中有可能說服平壤暫停核武試驗,當然美國、南韓和日本也需要減少軍事活動。如果俄中雖促使美國與北韓達成協議,但雙方僅作形式上的讓步,美國並未真正減少其與盟友的軍演和大規模軍事部署,那麼本地區的情勢仍將隨時惡化。

 

六、結語

馬諾佐夫教授認為,川普「印太戰略」的主要目標,就是遏制在亞太崛起的中國,及其推動的「一帶一路」政策;此外,還想對北韓的核武威脅進行施壓。華府雖一再指責莫斯科干預美國大選,但深知其最大威脅,並非來自俄羅斯而是中國。根據印太戰略之分析,未來美中衝突不可避免,所以現在美國不僅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而且還要結合日、韓、澳、印等國建立一條長期的反中聯合陣線,對中國進行圍堵。但最近日、韓卻有向北京接近之意,而印度的態度也很曖昧,因為德里既不想與任何大國結盟,也不願與任何國際強權發展過從甚密的關係,而影響其中立和不結盟地位。總而言之,川普的印太戰略目前似乎仍有許多盲點存在。

在二0一六年大選期間,川普的美俄關係正常化,以及阻止俄中結盟的戰略構想,並未得到美國民眾的普遍認同,以致在「通俄門案」的政爭中,總統幾乎為國會所彈劾,不過川普的聯俄思想卻從未消失。然而近年美俄在烏東衝突、敘利亞內戰,以及對俄經濟制裁等問題上,使雙方關係惡化;而華府的「大中東概念」有意拉攏中亞五國,以及南亞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並排除俄、中之戰略,更使美俄在中亞的對立情勢升高。所以對莫斯科而言,與北京合作更勝於與華府的往來。然而儘管俄中在政治方面的合作緊密,但兩國在經濟領域的聯繫卻仍嫌不足。此外,在朝鮮問題上,美國曾有如果北京能協助其對北韓施壓,華府願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讓步之說法,特別值得注意。


注釋:
1 馬諾佐夫畢業於前蘇聯紅軍高級指揮學院(1974)、聯合武器學院(1979)、總參謀學院(1982),並完成聯合國高級觀察員課程(1994)、羅馬北約軍事學院研究生課程(2000),為俄軍備役上校,俄羅斯軍事科學院博士(1985)、高級研究員(1990)、俄軍事科學院及國家安全學院教授、地緣政治學院研究員。從2008年起擔任俄科學院遠東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負責區域安全、上合組織等問題之研究,係目前俄羅斯地緣政治及區域安全問題重要學者。
2 Юрий В. Морозов, Китай в мировой и региональной политике, История и современность. Институт Дального Востока. Российской академим наук. (Москва) 2018г. ст. 107-118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