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書益

前駐俄羅斯資深外交官
2019-02-026
 

一、前言

最近日本首相安倍訪問莫斯科,並就和約問題與普丁總統進行會談,俄羅斯不但主張日本應承認「北方四島」為俄國領土,而且由於其戰略地位重要,更要求未來在和約中加入「安全保障條款」,以防止美國可能在各島駐軍對俄構成威脅。此外,日本在與俄、中進行和解之際,同時亦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加強武裝力量,並修改憲法中的限武條約,毫無疑問俄日和約談判,未來仍得面對許多困難。

 

二、莫斯科之行的意義

一月廿一日安倍首相訪俄,並與普丁進行會談,雙方就去年十月所達成在「日蘇共同宣言」的基礎上加速「和平條約」之簽署,日本亦同意向俄羅斯提供各項經濟援助,雙方希望在今年六月大阪的G-20峰會上達成和約的框架協議。按二戰結束之際,蘇軍突佔領千島群島,其中並包括日本宣稱擁有主權的「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在內。一九五六年「日蘇共同宣言」提及蘇聯有意將齒舞群島及色丹島交予日方,後因種種原因迁延未決,致和約始終未能簽署。

然而一月十四日在河野外相與俄外長拉夫諾夫有關領土問題談判時,俄方要求日本承認二戰結果,亦即所謂「北方四島」為俄國領土,因為根據「波茨坦宣言」,日本只能擁有本州、四國、九州、北海道,以及同盟國所規定的一些島嶼,明確規定不包括「四島」,甚至琉球之主權。此外,俄羅斯並對美、日同盟,以及日本與歐盟聯手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表示不滿,而且質疑一旦這些島嶼交給日本,很有可能成為美軍基地,對俄羅斯構成威脅。此外,日本企圖拉攏俄羅斯共同對付中國的陰謀,也遭到拉夫諾夫的嚴詞拒絕。
由此可見主權歸屬問題,應該是俄日和約談判的最大障礙,因為俄羅斯主張「北方四島」之取得是二戰的戰爭結果,所以俄日之間並無所謂的「領土問題」存在,因而要求日本必須承認戰敗之事實,以及蘇聯佔領的合法性,而且俄羅斯是基於善意才考慮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轉交」而非「返還」給日本,因此日方必須承認「四島」為俄國領土,否則談判難有進展。此外,莫斯科還要求未來在和約中加入「安全保障條款」,因為俄方擔心,一旦將四島移交給日本,美國可能在該地部署軍事基地,充分顯示俄羅斯對遠東地區的安全極為關切。

 

三、遠東的安全問題

(一)    美國的軍事部署:
眾所皆知,日本是美國最重要的盟友之一,美國在日本有130處軍事基地,長期駐守的美軍一直維持在5萬人左右,大部分駐守在本州,美海軍第七艦隊則多部署在沖繩島。過去安倍首相雖一再強調,美國在日本駐軍必須根據「美日安保條約」第6條之規定實施,但俄國專家認為,事實上「美軍愛在哪裡部署,就在哪裡部署」,日本認為美日同盟很重要,但這同盟對日本並不公平,美國在日本的軍事基地,其實就是美國對日本佔領的延續。難怪日本與俄羅斯進行和約談判,每次都必須先徵詢美方意見。然而美國卻從未考慮過日本的安全,反而利用佔領的機會,對俄羅斯進行敵對政策,甚至犧牲日本利益,在俄日之間製造衝突熱點。美國為推行其所謂「航行自由」,竟派驅逐艦「麥克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來到日本海巡弋。俄羅斯擔心,美國軍艦有一天也許會在鄂霍茨克海出現。因為該海域中心的經濟區屬於國際海域,外國軍艦之進入並不需要徵得俄羅斯的同意。

(二)    「北方四島」的戰略地位:
千島群島共有56個大小島嶼,分佈在由北向南1200公里的北太平洋的海域,並將太平洋與鄂霍茨克海分開,任何國家如果控制了千島群島,便可掌握鄂霍茨克海的豐富天然資源及其重要的戰略地位,因為它可控制北太平洋地區。東京一直對俄羅斯千島群島的擇捉島(о.Итуруп)、國後島(о.Кунашир)、色丹島(о.Шикотан),以及齒舞(о.Хабомаи)等島提出主權要求,如果將這些島嶼交給日本,俄方將有極大損失:

1.    日本及其盟國將可控制國後水道(Пролив Екатерины),即國後與擇捉島之間的水道,這是本地區最寬,最深的海峽,甚至可供潛艇通過。
2.    對俄羅斯極為重要的擇捉水道(Пролив Фриза),則是劃分太平洋與千島群島中第四大島得撫島(о.Уруп) 的重要海峽。
3.    如果美國控制了上述四島,東京便有能力對俄國領海、經濟區的控制權進行挑戰,美海軍便可合法地進入鄂霍茨克海中間的國際海域。
4.    美國也可利用機會在上述四島部署軍事設施,擇捉島向北200公里便是得撫水道(Пролив Уруп),更是千島群島最重要的海峽之一,可聯接鄂霍茨克和北太平洋,佔千島群島海峽的43%,此海峽寬68公里,長30公里,水深達2225公尺,如果美軍控制擇捉島,將可成為其「不沉的航空母艦」,俄羅斯太平艦隊的戰略安全便完全喪失。

(三)    俄羅斯遠東的安全:
目前由太平洋進入鄂霍茨克,只能經由兩條較淺海峽前往,其一為蘇維埃海峽(Пролив Советский) ,其最深處為50公尺,另一則是野村水道(Пролив Измены) ,最深處僅22公尺,而且經常有霧,前者冬天更多流冰。因此如果日本控制上述較深海道,各型船艦將可毫無阻攔地自由進出鄂霍茨克海,倘俄日根據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九日的「日蘇共同宣言」,由日本取得齒舞群島及色丹島,美國軍艦就無法進入鄂霍茨克海,因為所有深水海峽均為俄方所掌握,但如果美軍控制色丹、齒舞各島,並在上面部署海岸防禦系統,美方便可控制上述深水海峽的進出,對俄太平洋艦隊構成極大威脅。

 

四、俄日的互信不足

綜上可知,俄羅斯如將南千島群島(即,「北方四島」)交給日本必先考慮其未來的可能後果,俄方曾詢問東京有關美國是否會在這些島上部署軍事設施,日方答以「將儘量努力」,這種說法自然引起莫斯科的極大憂慮。最近駐日美軍司令馬丁內茲(Jerry Martinez)上將在一項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美國並沒有在這些島上部署軍力之計畫」,但是根據過去東、西德合併之前例,華府也曾做過同樣的宣誓。

此外,為深入瞭解日本政治領袖的思維和行為模式,除需知道他們的家世背景外,更需要深入研究日本的歷史和文化傳統,在日本文化中「武士」的背信棄義被視為是一種「英勇」行為,與敵人簽署協議,而最終又毀約棄盟,更被視為是一種「計謀」。明治維新以來「武士」階級雖被取消,但在本政治領袖的心中,仍多少保有這種「武士」精神。精明的美國政治領袖是從英國人那裡學會這套操縱日本政治精英的有效手法,並利用他們在俄日領土爭端問題上,謀取其本國的最大利益。

莫斯科認為千島群島之併入蘇聯,是二次世界大戰不容置疑的戰爭結果,雅爾塔會議和波茨坦宣言中說得非常明確,但日本政府卻一再提及一八五五年二月七日的「俄日通好條約」(亦稱「下田條約」),根據此條約俄日國界確實在擇捉與得撫二島之間,也就是擇捉水道(Пролив Фриза),但根據一八七五年的聖彼得堡條約,千島群島交給日本,而庫頁島歸俄羅斯,但在一九0五年的朴資茅斯條約中,俄羅斯又將庫頁島南部割給日本。所以如果日本取得南千島群島(即「北方四島」),一定又開始覬覦千島群島,二0二0年日本極有可能修改憲法第9條,也就是取消對建軍權力之限制,以為其未來野心預作張本。1

 

五、談判與擴軍並重

安倍首相在與普丁進行和約談判之際,同時亦向中國尋求和解,希望能改善兩國關係。俄觀察家分析認為,這是由於美國川普政府與中、日兩國的貿易摩擦日益嚴重,使日本不得不與其亞洲對手中國改善關係之故。但由於釣魚島爭執,以及中國軍事力量已對區域安全構成威脅,特別是中國在太空武力發展更令東京感到不安。不過安倍首相也瞭解,如果未得到北京支持,日本很難提升其國際關係影響力,所以儘管北京對他不滿,但二0一八年他仍能成功地與習近平見面,中國領導人並已同意未來將前往日本訪問。

日本另一項憂慮則是北韓在核武和導彈方面的快速發展,東京官員迭再指責,自去年六月川金會談後,北韓並未依雙方所達成協議,取消核武和戰略導彈方面之研發,但安倍又表示願與金正恩直接會談。此外,安倍在新一會期國會的報告中並未提及南韓,過去日本首相的報告,多少均會談到南韓,因為它是日本最近鄰國,以及重要的政治伙伴,但最近兩國關係惡化,首爾當局不僅一再提及二戰的「慰安婦」問題,南韓法院最近更判決日本公司應對二戰期間徵用韓國勞工給予賠償之案例。

關於俄日關係方面,安倍表示他與普丁總統上任以來,一直全力處理領土爭端問題,不過這次在國會演講中,他對一月廿二日訪俄與普丁會談詳情卻諱莫如深隻字未提。今年安倍不僅致力改善俄中長期以來的歷史矛盾,亦積極強化日本軍力,更向美國購買了多種先進的反導系統,使日本軍費達到470億美元,創二戰以來新高。此外,海上保安廳實力亦大幅增強,安倍強調日本海上自衛隊不僅要維護各島安全,更要維護「印太地區」的「自由航行」權,海上保安廳預算不僅每年要增加,而且日本更要與東南亞各國和印度簽署合作協議,以遏止中國的繼續擴張。2

 

六、結語

最近在俄日兩國領袖的和平協議談判中,日方所謂「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的主權歸屬問題,已成為此次談判中的最大障礙,因為俄羅斯主張「四島」係俄國領土,俄日之間並無「領土問題」存在,更強調日本應接受二戰之戰爭結果。並主張在和約中加入「安全保障條款」,俄方顯然擔心一旦各島交予日本,或將成為美軍基地,對俄構成威脅。但日本國內是否能接受安倍先收回「兩島」的妥協作法恐怕非常值得懷疑。

日本在與俄、中進行談判尋求和解之際,同時亦加強擴軍,大幅增加軍事預算,添購反導系統,甚至準備修改憲法中有關限武之條款。此外,安倍更強調日本應逐年增加海上武力,不僅要維護本國的安全,更要維護「印太地區」的「自由航行權」,志願充當華府的馬前卒,難怪俄羅斯擔心美國軍艦未來將在鄂霍茨克海出現。以上事實充分顯示,儘管雙方希望儘早解決和約問題,但俄日之間仍有嚴重心結存在。


注釋:
1 Александр Шарковский, Проблемы оборон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 по-прежнему существуют, Независимая газета, 18.01.2019
2 Владимир Скосырев, Токио говорит о мирном договоре, но модернизирует ВМС и ПРО, 28.01.2019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