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

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2019-12-12
 
本稿件係針對明年整體世界局勢、大陸與臺灣政經發展以及兩岸關係,循諸多機構選字論斷來年態勢模式,選出「結」字作為分析相關重要政治進程參考基礎,並探討政府必須如何因應變局,確保國家安全。
 
 

國際糾結仍待化解

當前國際情勢大體上仍充滿各種糾結,政治實體間矛盾衝突不斷,原先在冷戰蘇聯崩解後,由美國所領導單極架構,經過多年反擊恐怖主義與涉入長期在中東與阿富汗用兵,顯然國力衰退現象相當明顯。儘管川普政府接任後,希望透過調整經貿條件,並推動美國優先政策發展經濟重振國力。但是由於陸續退出多項國際軍控、經貿與環保協商合作機制與條約,再因分攤軍費問題與日本、南韓及北約盟國產生齟齬,因此更加影響美國國際威信與領導地位。

特別是川普目前已與其外貿對象國前十名中九個國家產生爭議,並遭其運用提高關稅加以威迫,僅有南韓與其尚未就貿易條件攤牌,但展望未來發展態勢,看來亦不樂觀。因此美國現在不但無法化解國際爭議,反而成為國際動盪根源,所以其所倡議各項區域戰略或是對外協商,其實都不順利。

特別是川普所推出印太戰略,由於缺乏實質配套與詳細落實構想,更難以獲得區域內盟友信福與認同,此對區域內整體戰略態勢,並無正面助益。再加上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而相對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完成談判,更讓區域各國感受到與美國經貿關係無法透過自由貿易體制順利發展,因此對美國領導地位更是不利。

展望英國退出歐盟全案尚未底定,英國希望在退出後能夠在一年內重建該國與歐盟及美國間自由貿易架構,看來並不樂觀。中東局勢糾結更是難解,敘利亞境內戰事亦無化解跡象。北約成員土耳其與其他成員國意見分歧,華盛頓亦無法加以調停。北韓更不耐美國在雙方談判上出爾反爾立場反覆不定,因此朝鮮半島無核化顯然就在破局邊緣。北京與華盛頓貿易與科技戰角力業已僵持兩年,儘管雙方經過多次協商,亦同意縮減協議範圍,但因美國公開聲援香港動亂,再加上國會刻意提出法案論及新疆及西藏,看來貿易協商達成協議,亦將充滿波折難以定案。

面對紛亂世局,北京是否將會認為戰略機遇期業已結束,對外政策基調隨之調整,業已成為多位政治觀察家與戰略評論者所關注議題。在面對國際壓力下,北京內部將如何將挑戰轉化成改革動力,亦是大陸知識界當前討論重要課題。整體來說,明年國際社會能否理清前述所有糾結,恐怕機率不高,但是年年難過年年過,動盪雖然不會終止,卻無可能發生全球性重大衝突。
 
 

大陸多項結算待清

2020年對於中國大陸來說,其實在政治與經濟進程上是面臨兩項重要結算節點;首先是在十八大三中所提出《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在其內文中明確提到“到二0二0年,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完成本決定提出的改革任務,形成系統完備、科學規範、運行有效的制度體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作為推動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之檢討節點。

因此吾人依據前述《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文件內容,得以合理預期在其十六章中,除扣除第一章《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意義和指導思想》以及最後第十六章《加強和改善黨對全面深化改革的領導》兩個章節外,其餘十四個改革面向上,都必須在2020年繳交出決定性成果。而對應此項黨政文件最終成果顯現,必然要在明年年底十九大五中全會加以審議。因此吾人可以預期,未來一年整個中國大陸黨政活動與政治生活基調,就是針對全面深化改革各項成果進行檢討。

此外若是因為受到國際客觀環境衝擊,或是相關法令配套並不理想,使得深化改革某些面向進程未如預期時,其實就會在未來繼續透過所審議黨政文件加以表達,以便策訂未來繼續進行體制性改革目標與重點所在。因此《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各章節所列改革目標與要項,將是觀察中國大陸政治經濟體制性改革狀況,最具可靠性之參考指標。

再者就是要指出,第十三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五年規劃推展期程將要在2020年時結束,因此2020年就要進行十三五規劃各項結算檢討,所以未來一年中國大陸不但要如圍棋收官般,清理所有經濟建設與社會發展實際成果,更要同時著手進行草擬第十四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綱要草案,以便在2021年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全體會議中進行審議。

許多關注兩岸關係發展人士其實並未注意到,在十三五規劃綱要全文共計十九篇八十章中,第12篇《深化內地和港澳、大陸和臺灣地區合作發展》之第55章《推進兩岸關係和平進展和祖國統一進程》就是專門為兩岸經濟文化相互融合提出具體構想。該章共計分為兩節,分別是《促進兩岸經濟融合發展》以及《加強兩岸人文社會交流》。

2018年2月28日中國大陸公佈《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並且隨後在2019年11月4日再公佈《關於進一步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針對大陸會提供同等待遇,各地多位政策觀察家都認為相當意外,但其實在十三五規劃綱要第55章第2節開宗明義地就提出“擴大兩岸人員往來,完善臺灣同胞待遇政策措施,為臺灣居民在大陸工作、學習、生活提供更多便利。”就足以證明此等黨政文件針對政策所有文字表述,絕對不僅僅是官樣文章,必然會有後續具體作為,絕對不能等閒視之。

就目前兩岸相互往來密切,貿易依存度如此之高,吾人對於前述兩項中國大陸黨政文件所針對改革與規劃進程,都將在2020年進行結算清帳,必須嚴肅面對所得結論。而且對於後續承接這兩份文件所將審議黨政決議,更是要密切關注理解動向,甚至還要思考如何能夠應對配合,以便維護與爭取本身利益。
 
 

兩岸心結難以解套

不過兩岸目前關係確實相當低迷,官方溝通互動完全斷絕,儘管有許多人是寄望於明年大選後,雙方能夠獲得改善關係契機。但是從「結」字出發來看,兩岸關係有其基本架構,許多根本盤勢係奠基於現實客觀環境,以及自然發展所促成,這不是由主觀意願所發動人為干預,所能加以阻止或中斷。

展望未來發展,究竟是結愈來愈難解,還是糾結至關係無法割捨,其實真是見仁見智,但是就綠營不斷向北京喊話,強調希望能夠在不預設前提下,展開兩岸溝通協商,可是務實地來說,要求溝通協商不預設前提,本身就是在設定前提,在根本邏輯思維上就是說不通。

此外更要提醒,立場反覆更是兩岸目前僵局,無法解開心結最主要原因所在。所有在臺灣政治攻防中,對於北京各項政策所作詮釋,若是有所曲解,日後都是覆水難收,絕對難以透過立場調整取信對方,這就是北京之所以不斷強調,假若雙方未能信守當年能夠展開溝通談判之政治基礎,就基本上並無互信可言,關係發展亦難以創造出任何想像空間。

兩岸政治進程不同,整個脈動節奏亦無法同步,所以只看臺灣在明年大選後,希望兩岸關係能夠有所改善,但卻忽視中國大陸本身政治議程如何發展,恐怕此種本位主義下之政治算計,恐怕未見得能夠獲得從臺灣視角,所希望獲得正面回應。因此兩岸關係能否解套,確實不應當押寶在明年選舉結果;不過能夠讓海峽互動情勢穩定,選舉結果將會產生決定性後果。
 
 

結論:有結能解直須解、莫待無解再嘆結

兩岸關係受到國際社會與大陸政局影響,無法完全依據臺灣本身意願導引發展。官方雖然有其政策立場,但民間社會亦有其應對策略;儘管有諸多跡象顯示,綠營執政團隊有意更進一步收緊兩岸互動,但是兩岸客觀情勢發展到如此地步,若是一廂情願地要撥轉時針回到從前,恐怕亦無法如願。

兩岸關係是「有結能解直須解、莫待無解再嘆結」,許多前述重要政治發展節點,不論是在國際社會抑或是在兩岸,都是兼具危機與契機,但整體上來說,究竟是結構性發展,還是枝節性現象,尚賴各方主政者加以判斷。不論如何,面對大陸絕對不能視而不見,更不能無視於雙方政治經濟動態發展事實,必須有所作為才是正解。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