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至涵

英國德倫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2017-10-18


7月4日,北韓成功試射一枚洲際彈道飛彈。接著,在7月28日,又再次試射另一枚洲際彈道飛彈。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宣稱,彈道彈頭可攜帶核彈,飛彈射程目標可及美國本土。美國總統川普透過白宮聲明稿表示:「美國會採取任何可能的措施,以確保美國國土安全與保護我們在該區域盟友的安全」。共和黨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建議,應將軍事選項列入考慮,以阻止來自北韓對美國本土的威脅。他也提到,川普曾當面對他說,若真需要開戰才能阻止北韓的試射導彈挑釁行為,那麼戰場將會是在北韓。他絕不容許在美國本土的人民因戰爭而有所死傷。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在接受專訪時也表示,美國將不惜發動「預防性戰爭」來防止北韓用核武威脅美國。 

接下來的幾週,儘管遭受國際制裁,北韓依舊進行數次的試射導彈與核武試爆。10月2日,川普在推特推文直言,和「小火箭人(Little Rocket Man)談判是浪費時間」。川普將金正恩喻為「小火箭人」。曾於歐巴馬政府任內擔任國防部長的艾許頓‧卡特(Ashton Carter)和柯林頓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威廉‧裴利(William Perry)在2006年《華盛頓郵報》共同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建議,只要北韓不放棄部署核彈頭飛彈系統,同時確認飛彈射程目標瞄準美國本土,那麼美國就應該在彈道飛彈發射之前「攻打和摧毀」(strike and destroy)它。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在上任之初,就立即要求擬定針對北韓核武問題施壓的措施。

由此可見,處理北韓核武問題是美國外交戰略上迫在眉睫的首要任務。尤其是,在北韓彈道飛彈上能載具核彈頭且射程能及美國本土的技術純熟之前,美國就該把這個可能性去除。另一方面,遏制北韓最重要盟友中國崛起的問題,也是美國外交戰略上刻不容緩的首要目標。美國若與北韓開戰,不僅有可能解決多年來北韓發展核武對美國安全構成的威脅,也能藉此阻礙中國的經濟持續成長,削弱中國未來取得世界權力、凌駕美國之上的潛力。攻勢現實主義理論學者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著作《大國政治的悲劇》(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所得的結論是,中國不可能和平崛起。美國與中國將上演安全競爭的戲碼,雙方發生戰爭的可能性要高於冷戰時期的美國與蘇聯,而戰場就在朝鮮半島。對美國外交戰略而言,與北韓開戰是「一箭雙鵰」,現在很可能就是最佳的時機點。

冷戰的結束和緊接而來的蘇聯解體,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強國家,俄羅斯的影響力遠不如以往的蘇聯。美國在國際體系至高的地位,是否能成為全球霸權,以及是否會引起其他國家對抗美國的主導地位,形成新的權力平衡局勢,成為國際關係研究的重點議題。然而,冷戰後的國際秩序並沒有出現任何大國挑戰美國全球第一大國的地位,美國因軍事和經濟實力遠超過其他國家而成為霸權國家。後冷戰時期的國際議題包括:「流氓國家」、「失敗國家」、和恐怖主義攻擊行為雖危及區域和平與安全、或國際和平與安全,但尚不足以改變全球權力平衡的局勢。無政府狀態下的國際秩序,國家以確保生存為最高原則、安全競爭的國際政治基本遊戲規則在冷戰之後短暫消失。後冷戰的國際秩序,各國以參與全球經濟為主。美國外交政策則著重於推廣西方價值,例如:民主與自由市場經濟,以及對其他國家推動「國家建設」工作,試圖改造這些國家內部的政治社會結構。

直到2008年9月15日,發生雷曼兄弟倒閉事件,爆發金融危機,美國不僅為此付出極高的經濟代價,全球地位也隨之下降。到了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象徵國際秩序產生了新的變化。國際關係學者麥可‧曼德爾邦(Michael Mandelbaum)在著作《美國如何丟掉世界?》(Mission Failure)指出,2014年是安全競爭與大國政治重返國際舞台的關鍵分水嶺。從中國積極擴張海軍、以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行為,顯示兩國對擴張領土控制的野心,加上北韓和伊朗的積極發展核武,都為挑戰後冷戰的秩序揭開序幕。此時的美國對外政策也不再把重心放在推廣西方價值或改造其他國家,而是轉向保護自身國家利益和國家安全的傳統思維。

如今,國際關係研究的重點也從探討美國在後冷戰秩序的霸權地位,轉向中國的崛起是否能改變國際體系結構,對抗美國在世界的主導地位,形成新的權力平衡局勢。如米爾斯海默所言,大國政治研究可望再度成為國際關係學門的熱點議題。中國在國力尚不如美國之時,奉行「韜光養晦」的外交戰略。在美國所維護的全球經濟秩序之下,圖謀厚實自身的經濟實力。國家經濟快速成長的同時,也增加軍事的投資。當時,有許多的研究文獻討論崛起中國的企圖和意向。事實上,「韜光養晦」和後來所謂的「和平崛起」是中國還不足以付諸實現其戰略野心,而將其隱藏起來的障眼法。以國際政治的本質是國家的權力角逐,而財富是決定權力的關鍵性因素來看,中國真正的意圖並不難理解,亦即複製美國主導世界的模式,進而維持由自己所建立起的國際秩序。

約翰‧米爾斯海默強調,依攻勢現實主義的邏輯來推斷,中國若循目前的經濟成長局勢持續發展,再過十年,其對外政策將仿效昔日美國統治西半球的模式稱霸亞洲。因此,中國也將確保自己國家的軍事力量超越俄羅斯、日本、印度等鄰近大國。從現實面來看,隨著中國的經濟快速成長,富裕的中國羽翼漸豐,積極擴張軍事力量,再也隱藏不住其稱霸亞洲、意圖取代美國成為主導世界之強權國家的戰略野心。例如,今年5月中國舉辦了「一帶一路高峰會」,預計在62國投入基礎建設計畫,展現了經濟實力。這是中國仿效美國主導世界成功模式--重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的「馬歇爾計畫」--的開端。有了經濟實力為基礎、穩健邁向地區霸權的第一步之後,下一步則是展現軍事力量,表現在積極擴張海軍。另一方面,中國日前在不丹洞朗地區與印度拉達克邊界的領土衝突問題,也突顯出其擴張領土的野心。中國強大的經濟與軍事發展,已造成周邊大國如印度、俄羅斯、日本的不安。

而這正是美國與中國周邊國家所面對的難題。如同約翰‧米爾斯海默所述,「國際體系之基本結構決定了各國得為確保自身的安危而爭奪權力,所以大國都要盡可能擴大它所能分得的世界權力,以圖統治國際體系。而最強的國家將會建立地區霸權統治周邊鄰國,同時阻止別國在別的地區複製其成功之路。」這可從兩方面來看:第一,美國勢必將阻止中國在亞洲地區複製其統治西半球的成功模式來稱霸亞洲;第二,中國的各鄰國則會與美國結盟,防止中國在亞洲地區壯大而威脅到他們國家的生存與安全。不僅如此,中國的各鄰國也會彼此結盟。例如,近日,繼美國與日本、南韓、印度等國家進行聯合軍演之後,印度也將於10月中下旬與俄羅斯在俄羅斯遠東地區首次舉行陸海空一體化的大規模軍演。

在權力平衡的邏輯之下,當前的局勢仍然對美國有利,特別是美國在全球主要地區都有盟友,而中國可算僅有北韓這個盟友。以反向推理,當美國與北韓開戰,中國不可能置之不理。如此一來,戰爭可能造成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減緩,而這正合美國的心意。再者,中國有一項隱憂,儘管擁有新式武器,卻在冷戰結束以後,幾乎沒有正式派上戰場。而且,培訓多年但未經戰爭洗禮的戰鬥部隊,能與從1991年起經歷波灣戰爭,到最近對抗伊斯蘭國,可謂身經百戰的美國軍隊,擦出怎樣的火花,是最大的未知數。

美國的對韓制中政策最具關鍵性的是爭取時間。與北韓開戰無疑是美國外交政策議程的優先事項,在北韓對美國發動核攻擊的威脅能力已日趨實現、越加強大的中國足以扭轉目前權力平衡對美國有利之際,考量的重點恐怕已不再是否要發動所謂的「預防性戰爭」,而是何時要發動戰爭、以及沙盤推演展開攻擊的最佳時機點。

在美中兩國的這場博弈中,政府應理智算計一旦二次韓戰爆發後的可能利弊得失。並提出妥適與有效的因應對策。即使我國軍力與資源不太可能投入朝鮮半島,但廟堂之上,要決勝千里之外,必須做到「多算勝,少算不勝」,才能將國家利益盡量極大化。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