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穎超

文大行管系兼任助理教授
2020-12-29
 

一、前言

分析兩岸關係者,大多同意美國與中共關係的變化,將帶動兩岸紅綠藍三黨互動的變化。而在另方面,政治人物喜歡超前部署,創造對自己有利的形勢。目前對美國即將上任的拜登總統新外交政策分析,大多認為他會縮減川普對中共對抗的範圍,儘管雙方對抗是長期過程,但也會在若干領域保持合作,成為一種合作與對抗兼具的戰略競爭關係。中共則想重建兩國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的戰略框架。既然兩個大國間的關係將產生變化,就不禁讓人好奇,在兩岸關係上,紅綠藍三黨是否已經開始超前部署,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新形勢了?

為回答此問題,本文將分為四部分,除前言外,第二部分回顧大小三角互動理論,確認大小三角具有因果連動態勢,第三部分則分析近日兩岸紅綠藍三黨互動的變化,第四部份為結論,總結本文發現。要特別說明的是,既稱「新」形勢,就希望關注與原有立場相反的行為。例如民進黨一直被視為親美遠中共,國民黨則相對於民進黨親中共,原有立場作法如果持續出現,就簡要採取具代表性者分析即可。

 

二、大小三角互動理論

針對大小三角輪動之理論觀點,戰略三角是很適合的分析框架。該理論緣起於冷戰時期,對美中蘇三邊關係的觀察並以之理論化。隨著國內學者引入,大多將分析焦點用於冷戰時期的美中蘇或美中台三方互動,認為美中蘇大三角將引起美中台小三角的連動。質疑相關理論適用於美中台關係者認為,如果三角成立的要件之一是「三個行為者在某種程度上必須能夠自由的與任何另一行為者進行合作或對抗」,那在冷戰時期實力不足、幾乎未與中共親善、也未與美國對抗的台灣還能被稱為三角之一嗎?但擁護者認為:儘管相對弱勢,在現實情況中,台灣作為當前霸權(美)與崛起強權(中共)關係裡最為敏感的那條神經,的確可以看到台灣具有影響大局的「實力」。

蘇起教授運用類似理論分析近期的三邊關係,但他的大三角是美中台,小三角是兩岸紅綠藍三黨。2018年他撰文「變了形的大小三角」,指出因台灣實力迅速衰退,大三角已變成美中兩強的雙邊遊戲;而小三角也變了形,是因藍的力量式微:國民黨不但輸了16年的總統大選,而且選後一直萎靡不振。2019年出版《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一書,則繼續延續大三角與小三角的互動觀點,將美中台與紅藍綠各自的內政與彼此關係比喻成撞球,任何一球的滾動都會產生難以預測的連鎖效應。但到了2020年大選國民黨慘敗後,蘇起表示,過去他提出的大三角與小三角概念,其中紅藍綠的小三角已經沒有了,以後只剩中共與民進黨的鬥爭,國民黨不會再有角色。

話雖如此,從過去美中台三角裡,台灣被質疑實力不足仍算三邊之一的邏輯來看,國民黨仍在兩岸互動中扮演一定角色,其作為也仍受紅綠兩方重視,故仍有分析空間。本文接下來就從觀察紅綠藍三黨近日作為,看看三方領導人是否已超前部署,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新形勢了。

 

三、美選後的紅綠藍行動

首先是在台執政的民進黨。如前所述,過去該黨政策一直被視為親美遠中共。在美國總統選舉大勢底定後,蔡英文總統於12月10日透過視訊對美智庫發表演說,她提到,「這不是我們期待的兩岸關係,我們尋求的是建設性的兩岸對話,在不預設前提下,和平解決歧見。」對此,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表示,當前兩岸關係緊張的根源,在於民進黨當局拒不承認九二共識,「否認九二共識、背離一個中國原則,任何對話交往都無從談起。」

看起來蔡總統似乎有與中共親善、創造新形勢的意圖,只是碰了釘子。然而,了解兩岸關係敏感度的人都知道,中共將兩岸關係視為內部關係,蔡英文總統在對外的場子喊話兩岸坐下來談,中共肯定是不會接受的。曾經身為陸委會主委的蔡總統是認真表態還是虛晃一招?這恐怕只有她最清楚了。

其次是三邊唯一在野的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新敗之後,9月該黨提出「現階段兩岸政策報告」,呼籲中共必須尊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要用「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延續兩岸互動。16日中共國台辦很快答覆有注意到國民黨提出的報告,同時也指出「2005年以來,國共兩黨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取得了豐碩成果…如果改變甚至拋棄這個基礎,兩岸關係必然停滯甚至倒退」。但在國民黨報告的「具體主張」第三、四項,仍有「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字眼,只是多加了「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幾字,中共對此並未正面評論,感覺像是冷處理。而雖然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指出,近年國民黨對大陸政策出現變化,會造成兩黨交往上的困難。但如果只看美國大選結果出爐以後情況,雙方主因疫情沒有太多互動,一些有黨政人士參與的視訊會議也仍是行禮如儀。

至於中共,他們延續了選前對綠營的壓力態勢。除了持續在台海以機艦巡航外,12月16日,中共新華社記者在國台辦記者會主動提出關於中共可能推出《國家統一法》的問題,這種事先安排好的橋段,暗示該法的即將完成進度。這應屬中共法律戰的一部分,顯然是要對台造成壓力。

而對傾藍陣營,中共對台統戰工作過去是尋求團結他們認為的友善群體,並孤立他們所反對的團體。但在國民黨新領導階層上台,採取了與過去有所不同的兩岸路線後,中共的統戰作為是冷處理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調整。

2019年1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之說,一時之間,讓人以為中共有對現行兩岸交流架構改弦易轍的想法。中共講這些話前似未向台灣相熟人士「打招呼」,這讓執政的民進黨運用媒體優勢撿到槍,也讓泛藍陣營猝不及防,是2020年大選決定勝負的主因之一。到了9月,中共國台辦發布「九二共識問答」,指出「九二共識是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充分體現雙方求同存異的政治智慧。」既然提到「存異」,又隱然有解釋中共兩岸論述未變的立場。

但是在10月24日,國民黨前立委丁守中提出,兩岸能夠比照當年東西德「一國兩府」模式,在相互承認現實的基礎上,解決目前僵局。丁的說法頗類似過去一國兩區/政治實體…等主張,由兩岸交流經驗推測,其發言前可能已先告知北京,結果在丁開記者會前,北京以「紀念台灣光復,推進祖國統一」為主題的「紀念台灣光復75週年學術研討會」裡,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表示,「一個國家只能有一個中央政府,來管轄其領土與代表權。」中共對過去類似說法,從沒如此快速明白的反應。

到了11月底,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港澳臺辦公室主辦,於臺北、廈門以視訊召開的「海峽兩岸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專題交流會」,由中共衛健委港澳臺辦副主任李維進行會議總結,她說,盼大家成為「祖國和平統一」的見證者、參與者和貢獻者。過去有兩岸人士公開參與的場子,一般不太會由台辦系統吐出「祖國和平統一」說法,這是「一中各表」的默契:為防各表,所以乾脆都不表。由於這次會議屬於視訊舉辦,台灣場應該是早就結束了,甚至可能是隔日在廈門的後續活動,但最後丟出這句話,台北與會者恐怕會更謹慎考慮日後參加的情況。由上述事件看來,中共在美國大選後的行動也未有新意,甚至有更施壓的態勢。

 

四、結語

本文試圖在美國大選後,對中共政策即將轉換之際,看出紅綠藍三邊超前部署的蛛絲馬跡。但看來三邊似乎仍延續選前政策:民進黨親美遠中共、國民黨考慮選舉,行禮如儀、共產黨對綠施壓,對藍冷處理。這讓人好奇三角理論的若干基礎,例如決策者理性、輪動假設是否存在。

當然沒出現超前部署情況有幾個可能的解釋:(一)、時間不夠:美國新總統尚未上台,政策究竟會如何變化還在未定之天,三邊謀定而後動也無不可;(二)、理性定義不同:經過疫情洗禮,兩岸其實都有民意壓力。之前民進黨的仇中姿態做的太足,而大陸人民也被激起對台反感,兩岸一時迫於民意皆無法急轉彎,也是理性;(三)、對什麼是好的戰略三角看法不同:台灣有學者對美中台三邊分析有認為三邊家族(表示三方相互間均維持友好關係)的總體利得最高,衝突機率最低,結構穩定度也最高;但早期的戰略三角專家認為,三方均維持友好關係不是戰略行為,不在討論之列。至於何者為真?只有待日後的追蹤研究了。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