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 

2021-11-17


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外務省, wikimedia commons CC-BY-4.0)


日本眾議院大選揭曉,自民黨再獲民意授權,岸田文雄得以再續首相。雖然岸田內閣支持率僅6成,以新內閣來說不算太高,但該黨幹事長甘利明在所屬神奈川第13選區中箭落馬,辭任幹事長,在黨內難以頂下前幹事長二階俊博的權位,與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並列為自民黨的「3A連線」,左右自民黨。此結果對選後試圖展現個人施政色彩的岸田首相而言,未必負面,岸田應較菅義偉更具政策揮灑空間。

 

北京對岸田聽其言觀其行

岸田文雄上台後,延續自民黨總裁競選時的對中強硬立場,似乎將「抗衡中國」做為岸田內閣的首要任務,不禁令人質疑過去被視為「知華派」,「和平主義」色彩鮮明的岸田首相是否由鴿轉鷹。

岸田首相為「宏池會」掌門人,該派系源自戰後擘劃「重經濟、輕軍事」路線的吉田茂,在自民黨派閥系譜中屬「保守本流」,與鳩山一郎及岸信介為首之戰前「大日本主義」者所構成之「清和會」的「保守旁流」並非同掛,在政治理念上異於安倍晉三的所屬的黨內最大派閥「細田派」。

冷戰結束,「宏池會」式微,在宮澤喜一之後,近30年未有派閥中人出任首相,岸田文雄主政日本,「保守本流」是否歸位日本政治,令人關注,北京對岸田的對中政策更抱持期待,希望再續冷戰時期破冰日中關係的歷史,儘管岸田總裁選舉時對中發言強硬,但北京對岸田內閣仍聽其言,觀其行,未拉高對日批判。

 

中日不宜再陷冰點

中日友好協會常務副會長、大陸前駐日大使程永華10月17日在「全國日本經濟學會2021年年會」指出,維護和發展中日關係,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21世紀是亞洲的世紀,應本著弘揚和而不同、和衷共濟的東亞智慧,堅定排除域外因素干擾,實踐真正的多邊主義,積極促進區域合作,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生效實施,推進亞太區域一體化進程,共同維護好、發展好亞洲家園及兩國事情。

2022年為中、日關係正常化50周年,若實現「拜習會」,日本亦將跟上美國腳步,摸索重開中、日「首腦外交」,使雙邊關係回到軌道。然而,日本對中政策仍受制於美國,美、中持續對立,將使岸田內閣難以操作習近平國事訪問日本。若以新冠疫情為由延期的習近平訪日在疫後仍被擱置,中日關係勢將冷卻,重蹈建交40周年時的雙邊關係低迷景象。

在美、中對抗加劇,日本周邊安全情勢惡化之際,中日關係不宜再陷冰點,雙方存在關係改善的動因,岸田需要做出適切的政治判斷,惟眾院選後,岸田仍將以美、日首腦外交為首務,在年底先行訪美,明年迎來美國總統拜登的首訪,之後習近平若疫後「出訪解封」,始有機會實現習近平訪日,發表中、日「第五份文件」,為建交50周年下政治註腳,重新定錨中日關係。

 

中日關係挑戰大

10月19日,岸田在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上,討論為從根本上強化防衛力,包括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在內,確認將探討所有選項。岸田看似較預估更激進,考慮在「國家安保戰略」載明,使日本擁有摧毀敵方飛彈基地的能力,但「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及「先發制人攻擊」等問題最終仍將歸結到難解的「和平憲法」下之「專守防衛」如何自圓其說,岸田拋出的「適應新時代變化的修憲案」意指為何,格外受人注目。

岸田曾任近5年的外相,在戰後歷史上任期僅次於吉田茂,任內致力於推動「新時代中日關係」,亦使中國的對日印象顯著改善,但20日公佈的日本《言論NPO》與中國國際出版集團在中、日兩國實施的聯合民調結果,9成日本受訪者仍舊對中印象負面,但回答對日本印象「不好」的中國受訪者較去年大幅上升13.2%,達66.1%,此為8年來中國對日認知情感首度惡化,反映美、中對立,日本緊靠美國「抗中」下的中日關係實況。

日本認為,曾為改善中、日相互認識之主要趨力的赴日觀光客因防疫邊境管制措施而中斷亦是主因,在官方與民間交流驟減下,中、日互動焦點幾乎只見對立,特別是釣魚台列嶼爭端升高,及外交上日本對台海、南海問題與美國聲氣相通,促使大陸民意對日觀感集體趨向負面。

中國觀光客仍未重返日本旅遊市場,卻首見中、俄10艘海軍艦艇聯合穿越北海道與本州間的津輕海峽,南下太平洋,日本政府將之視為安全威脅,對此「高度重視並密切注視」,憂心在領土爭議問題上,中、俄是否形成聯合對日之勢,日、中安全困境治絲而棼。


 

岸田以美日同盟為重

岸田文雄率自民黨在10月底的眾議院大選中出奇的拿下261席,單獨的在眾議院獲得可以控制17個常設委員會的絕對穩定過半,保證岸田內閣提出的法案在眾議院中通過。日本眾、參兩院10日將召開臨時會,重新推舉岸田為101任首相,真正啟動岸田內閣,陸續端出政策。

眾議院選舉結果令岸田吃下定心丸,何況與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組成「3A連線」的甘利明在所屬神奈川第13選區中箭落馬,敗給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新人太榮志,創下自民黨黨創以來首位幹事長在選區落選的紀錄,辭任幹事長,由隸屬竹下派之外相茂木敏充入替,「3A連線」解組,得到民意授權的岸田將有別於菅義偉,可擺脫黨內細田及麻生兩大派閥的掣肘,在國政上展現「宏池會」的色彩,走出「後安倍」。

茂木首相在國會大選選後,旋即赴英國格拉斯哥出席2021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6),但8小時的快閃行程意在與出席峰會的美國總統拜登場邊會談,為年底前正式訪美鋪墊,揭開「岸田外交」新幕。岸田把握機會,以「休息室外交」的形式向拜登重申美日同盟為日本外交的基石,傳達強化同盟關係的企盼,以爭取明年拜登首訪東亞時,以日本為首站,象徵美日同盟仍為美國東亞安全戰略中之核心。

美國在團結東亞盟國中,深化與澳洲的安全合作,組建「澳英美聯盟」(AUKUS),在美國印太戰略中,澳洲地位上升,儼然成為東亞版的「英國」,頗有凌駕日本之勢。「拜岸會」初登場,雖僅短暫數分鐘,但日本外務省認為,岸田面對面外交初試啼聲的對象為拜登,此深具意義,有助於強化同盟關係。岸田直接向拜登爭取對「岸田外交」的理解與支持,並吸引忙於應對各項外交難題之拜登的注意力。

 

林芳正任外相釋友中訊號

茂木轉任自民黨幹事長,外相由岸田自行暫代,但此為岸田的內閣人事部局創造空間。11月10日,國會再度推舉岸田為首相後,任命與中國交好的林芳正出任外相。林曾任防衛大臣,美國哈佛大學出身,為5連霸的資深政治家,內閣歷練完整,熟稔外交、安保政策,此次由參議院轉戰眾議院成功,在黨內後勢看好。

林芳正入閣將有利於推動「岸田外交」,在美、中對抗格局下,展現有別於安倍的外交路數。未來岸田仍將透過美日同盟及多邊合作,與美協調共同應對中國,但為避免中日關係持續惡化,力求與中國保持對話,且在必要時扮演調人的角色,台海衝突絕非日本所欲見,須藉一切外交手段,維繫日本周邊安全。

此外,林芳正為「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此跨黨派國會議員聯盟旨在促進中、日友好合作。林亦是岸田領導的岸田派(宏池會)2號人物,「宏池會」以往被視為自民黨內「鴿派」,重視日本與中、韓等東亞周邊國家關係,韓國更將林芳正視為「知韓派」。林芳正順利繼任外相,將可助力岸田在外交上緩解與中、韓的對立,為催生「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創造條件。林芳正掌外交,可窺見「宏池會」歸位日本政治後,經濟優先於軍事,岸田將著眼於外交,因應美、中對抗與台海緊張局勢。

有別於「安倍外交」,岸田首相在延續安倍強化自我防衛能力外,在對中外交上雖言所當言,但與美、英、澳及歐盟相較,在台海議題上將採取相對克制的態度,避免招至擴軍競賽的惡性循環。在美國出席「阿斯本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的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回答奈伊(Joseph Nye)提問時認為,「台灣問題直接牽涉到大陸領導人及中共的政治合法性,這是一條深紅線。」黃永宏呼籲各國應該遠離這條深紅線,因為靠得太近就會有誤判形勢的可能。

岸田首相應知以軍事對應中國崛起對日本所帶來的安全戰略壓力,並非上策,此徒使日本在與中國競爭中,陷入不利的位置。中日關係若急凍,不僅將損及雙邊經貿,且日本須承受更大的周邊戰略風險,安全與經濟利益兩頭落空。此與新加坡的對中戰略思維類似,黃永宏直言,「中國則在過去1、20年來,成為驅動亞洲經濟發展的引擎,新加坡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都得益於中國和美國在這個區域的影響力,因此各國都不希望選邊站。因為既然大家都從中美兩國身上受益,為什麼要選?」

 

「宏池會」岸田有別於「清和會」安倍

岸田亦如安倍,為熟稔外交事務之首相,但其「宏池會」的背景,使「岸田外交」可望別於「安倍外交」,在強化美日同盟的同時,更將透過對話穩定日中關係,並打開因歷史問題陷入僵局的日韓關係,對立、對抗與衝突應非「岸田外交」的字眼,此為「宏池會」一貫的鴿派形象。

其實,「抗中保台」急先鋒,五連霸的前副防衛大臣中山泰秀在大阪第4選區亦告落敗,凸顯日本國政選舉中,選民固然關心國家安全,但最在意的仍是經濟財政、新冠防疫對策及社會福利保障等攸關生活切身利益的政策。政治需服務於人民的日常,想以「抗中保台」拉高聲量催票恐力有未逮,無法調動日本選民的熱情。

然而,打出與日本共產黨合作,打出「在野共鬥」的立憲民主黨繼7月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再嘗敗績,眾院席次較改選前大幅減少13席,僅獲96席,此反映在比例代表議席從62席驟減至39席,與極左的日共合作顯然難獲支持者認同,導致「日本工會總聯合會」的組織票流失。

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決定請辭負起敗選責任,在野陣營不僅整合未果,恐在立憲民主黨的黨魁之爭中,再陷分裂危機,此將不利於來年7月的參院選舉,岸田淪為「短命首相」或然率驟減。

在美、中兩強間,岸田能否發揮外交手腕,證明自由黨系的「宏池會」較民主黨系的「清和會」更能有效處理百年難解的中日關係,此決定岸田是安倍的政治備胎,亦或是在檢討和平憲法與因應東亞戰略情勢中,為日本尋回「宏池會」的初心,引領日本面對此百年變局的舵手。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何思慎是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曾任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董事及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等職務,現任天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國立臺灣大學日文系兼任教授、行政院陸委會諮詢委員及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主要研究領域為東亞區域研究,範疇及集中於日本與兩岸之內政、外交兼及亞太區域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