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錫堂

2021-10-13

 

國民黨第11任主席朱立倫。 (取自 朱立倫 臉書)


國民黨主席選舉結果出爐,前主席朱立倫當選回鍋,朱陣營一開始就掌握這次主席選舉的選戰主軸,最後關頭對手張亞中崛起觸發「亡黨感」,催動居黨內多數的沉默中道選民「棄江保朱」,終於讓朱回歸基本盤勝選。這次黨主席的選舉過程,暴露黨的路線缺乏共識,黨的團結潛伏重大危機,黨的重振面臨嚴苛的挑戰。朱立倫接下的是一個孱弱、迷惘且分歧嚴重的政黨,擺在眼前的是重重的關卡,除了10月底的刪Q罷免案、年底的四項公投以及接下來的2022、2024的選舉外,如何團結黨內才是朱立倫真正的考驗。

這次選舉出現激烈的交鋒,確實反映了國民黨內部幾個懸而未解的問題:一、國民黨的兩岸路線陷於退縮,無法因應民進黨的反中格局理出自己的方向,基層黨員對此深感不滿;二、江啟臣主席任內雖然保持適度的議題制衡,但對黨內的改造卻著墨不多;三、黨員結構與台灣社會結構脫節,導致不少深藍黨員受到張亞中亢進言論的召喚,但是年輕黨員卻覺得備受忽視。以上這些,都是朱立倫上台後必須積極補強和改革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選舉結果,出現黨員人數低、投票率低、得票率低與得票數低的「四低」現象,有投票權的黨員37萬人,比四年前縮水9萬人;投票率50.7 %,比四年前減少7%;朱立倫的得票率45.78%,不但是國民黨有史以來首位未過半的當選人,得票數只有85,164票。比起張亞中一個政治素人,單靠論述與理念就得到32.59 %選票,朱立倫拉攏了地方派系,得到縣市長、民代的表態力挺,再以棄保效應邊緣化江啟臣,用盡全力卻只能得到「四低」的結果,堪稱沒有賦予國民黨再起與朱立倫共主的氣勢與聲望,這是國民黨與朱立倫的大危機。

尤有甚者,這次選舉打出的仇恨感與恐懼感,朱立倫陣營把張亞中打成「急統」「紅統」,營造對方可能導致國民黨分裂的恐懼感;張亞中陣營則把朱立倫打成「朱綠倫」「美國線民」,藉此操作討厭朱立倫的印象。這些負面手段,都可能使得未來黨內團結蒙上陰影。因此選後各陣營若不知節制,勝者以為可以贏者全拿,而不在人事、政策和路線上向敗選者展現包容與吸納,而敗選陣營若也不甘認輸,則朱立倫未來的黨務推動勢必處處受到掣肘,要談團結合作共創勝績將更不可能。

再進一步言,朱立倫當選黨主席後的第一戰就是立委陳柏惟罷免案,罷免案從來就不只是縣市的事情,而是應該從中央黨部到縣市,從正規軍到側翼的全面總動員,朱當選後能夠展現何種執行力與領導力,第一戰就要見真章。今年底四項公投結果,不但是蘇貞昌內閣是否改組的關鍵,也是國民黨能否由弱轉強、贏回民眾信賴的指標。再加上明年縣市選舉,依照縣市執政版圖以及施政表現,國民黨不但沒有失敗的理由,而且還要趁勢追擊擴大戰果。一言以蔽之,這次選舉朱立倫從一個人的選戰,打到全黨在恐懼中棄保投票,這對朱立倫是一個嚴重的警訊,張亞中支持者爭的與其說是路線,不如說是對朱立倫、江啟臣無力對抗民進黨的反彈,朱除了必須面對黨內基層、深藍對他的質疑,更要在深藍與社會中間選民的路線上找到平衡點,爭取社會多數民意的支持,否則再起之路恐怕仍然是困難重重。

要言之,朱立倫的當務之急,首要確保黨內團結並建立領導威信,緊接著是在兩岸關係上讓國民黨取得優勢,讓民眾願意信賴國民黨處理兩岸議題。此外,朱立倫在選戰交鋒的過程中曾被競選對手質疑過度親美,然而,朱當選隔日習近平即以「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名義向朱立倫發出賀電,電文中強調「兩黨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良性互動,加強合作」,明確回應了朱立倫先前表明在當選後將進行兩岸交流的主張,一定程度上也展現了對朱立倫的善意、信任與支持。時值兩岸關係日趨緊張之際,朱立倫在中共釋出善意之後,覆電向習近平表示,期盼今後兩黨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基礎上「求同尊異」。兩人的友善互動,應該有助於朱未來引導國民黨扮演兩岸安全閥的角色。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立即群起抨擊習近平發給朱立倫的賀電,意味著是在鋪陳下一步民進黨的戰略。可以預見,未來綠營的操作,就是要把朱立倫跟國民黨「抹紅」成中共的同路人,將民生議題論述激化成「通過公投會讓台灣大亂、台灣大亂有利北京」,然後說只要支持公投者或是罷免陳柏惟的人都是中共同路人。民進黨重施政治操弄之故伎,已至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緊接著,來分析朱立倫的兩岸路線有助國共關係與兩岸融合發展。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習近平發賀電,國共兩黨重新確認「九二共識」與「反對台獨」。而朱以「求同尊異」回應習的「共謀統一」,堪稱也充滿創意與新思維。對此,大陸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表示,對於兩岸之間的差異與政治分歧,大陸願與包括國民黨在內的台灣各黨派、團體,在堅持「九二共識」和「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平等協商、對話溝通,尋求解決之道。朱立倫並進而批評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反中去中」,國共兩黨同聲為民眾謀求和平福祉。

從宏觀角度看,習近平、朱立倫的電文往來本身就具有正面意義。首先,這意味著大陸並未對國民黨喪失信心,換言之,大陸並沒有放棄和平統一的路線。習近平在賀電中重申兩岸和平發展,為台海謀和平,展現戰略定力。觀察此次習、朱互動的內容,則可體會當下國共關係更深的奧妙。對比2013年以來迄今習近平對歷任新當選國民黨主席的賀電,此次首度向朱立倫提及「統一」字眼,此為2019年《習近平對台五點講話》後大陸對台加強「促統」訊號的延續。但近幾年來大陸對藍營「迴避統一」有所質疑,復以此次黨主席選舉辯論中朱立倫「反急統」的主張,習近平賀電提及「統一」就耐人尋味,應有嚴肅提醒之意。而朱立倫的回電雖正面回應,但提出「增進互信融合」的表述,以「融合」回應習近平的「統一」,希望「異中求同」。如何面對、處理相互之「異」,應是未來國共兩黨互動引領兩岸關係的新方向。

再進一步言,朱立倫電文中的「九二共識」、「反對台獨」、「求同尊異」、「互信融合」等主張,對不少台灣民眾而言,堪稱合情合理、天經地義。陸委會卻不實地批評朱「迎合大陸的主張」,蔡英文也暗指是「極端且試圖分化台灣社會的言論」。然而,朱的言論何「極端」之有?又如何「分化台灣社會」?誠如朱立倫回應陸委會指摘所羅列出自己的兩岸觀,如「台灣沒有空間與可能性去逃避一個中國」、「一中問題必須面對」、「未來一中是台灣民眾的唯一選擇」…等,以上沒有一句話是蔡英文從未說過的,只是朱立倫拒絕對大陸說重話,反而很樂意以行動來緩和兩岸關係及促進台海和平。

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反酸朱立倫所說的「反對台獨」不是「台灣社會主流民意」。但是,台灣「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民調顯示,有超過九成表態的台灣民眾贊成蔡政府發放現金,而不是發放五倍券,民進黨政府為何不遵從「主流民意」?很多果農的利益因民進黨政府無法改善兩岸關係而受損,難道這就是民進黨堅持的「主流民意」嗎?可見民進黨對「主流民意」的態度是愛之則用之,不愛之則棄之如敝屣,民進黨更在乎的應該是政治利益吧!再檢視民進黨不放棄的「台獨黨綱」,又可印證民進黨此一「非台灣主流民意」是基於其政治利益。陳水扁曾說「宣布並尋求台灣獨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亦即所謂「台獨」迄今只是一條走不通的道路,完全不具可操作性。

尤有甚者,朱立倫在黨主席的勝選演說中表示,將在國民黨的黨章、黨綱的規範下重啟兩岸交流。國民黨的黨章開篇就強調要追求中國的統一,這就說明國民黨不會迴避、也不會改變終極統一的目標。但不可否認的是,「統一」在台灣社會早已被民進黨汙名化,連堅持兩岸和平發展的國民黨都屢屢陷入被動。如何破解台灣民眾「聞統色變」的難題,頗值國民黨今後更加努力。相對於「統一」,「融合」在台灣社會並未有負面的觀感,因此在兩岸和平發展的既有基礎上,尋求兩岸的融合與心靈契合,應是國共兩黨下一步的共同努力目標。也惟有兩岸進一步的融合,才能看到共同而清晰的統一願景。

總之,習近平在朱立倫勝選黨主席後發出賀電,不同於前任的江啟臣主席並未獲中共祝賀,顯示國共之間未來將有良性互動。朱立倫當選意味國民黨回歸「九二共識」的穩健路線,但朱的兩岸路線,不像江啟臣標榜本土取向,也與張亞中的親陸取向有所區隔。其實,本土路線與親陸路線,皆有朱可借鏡之處,若能兼容並蓄合成國民黨的更務實的兩岸路線,或可擴大國民黨的群眾基礎。

(本專欄作者觀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潘錫堂是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