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增家

2021-10-01

日本第100任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 。(取自 岸田文雄 臉書)
 

一、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的特性與不同

在歷經兩輪投票,岸田文雄於驚濤駭浪中,擊敗勁敵高人氣的河野太郎,順利當選自民黨總裁,並成為日本新任首相,民調高人氣不敵派閥大老的運籌帷幄,年輕世代的求變訴求不如派系之間的政治恩怨,派閥利益遠大於爭取國會獲勝的意志,成為這場選舉的三大特性。

而在這三大特性下,衍生出與過去的四種不同:
與之前政治強人安倍不同的是,岸田是只有47人小派閥岸田派的掌門人,在過去歷次總裁選舉中,均只能擔任陪榜角色的岸田,這次若沒有其他派閥的大力奧援,勢必難以當選,因此,如何維繫派閥勢力的平衡,將成為岸田上台後的重中之重,這是岸田口口聲聲說,之後仍要重用河野等三位候選人的主要原因。

與有「安倍政壇老婆」菅義偉不同的是,岸田雖然曾經擔任安倍時期的外務大臣,但其實並非安倍屬意的接班人選,高市早苗才是根正苗紅的安倍路線派,而安倍這次在第二輪倒向支持岸田,只是要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全力阻止宿敵石破茂支持的河野當選,以自民黨派閥報恩的文化下,岸田上台之後,高市早苗及岸信夫(安倍胞弟),將會在岸田內閣中擔任重要職務。

而與去年菅義偉選舉時不同的是,在美國拜登政府上台後,改變川普時期與盟國之間動盪不安的關係,全力拉攏日本與歐盟等盟國來抗衡中國,這讓日本重拾對美國的戰略信心,別忘了,去年安倍還在力推習近平訪日,此時抗中路線頓時成為日本的主流氛圍,而四位候選人都在互相比誰對中國比較強硬,可以預見的,岸田上台後如何因應中國問題,將成為他對外政策的首要任務。

再與安倍濃厚右翼意識形態及菅義偉隨波逐流的不同,在岸田從政的將近三十年當中,長期擔任內閣擔當大臣,四年半的外務大臣以及一年防衛大臣,這些職務的歷練,讓岸田成為忠誠的政策執行者,知道美國政策的搖擺不定,也深知中國對日本的利益影響,當然,也養成極度信任及依賴官僚體系,這讓岸田在施政時,不受意識形態及派閥利益的左右,講究務實、溫和的中道路線。
 

二、派閥力學與美國路線的相互角力

因此,若要了解岸田上台後,對中國、台灣政策的變與不變,則要從內(自民黨派閥力學的牽制)及外(美國亞太政策的磁吸)來加以解析,之後再搭配岸田個人的政策主張,唯有如此,才能了解岸田政府對兩岸政策的變與不變。

首先是自民黨內派閥力學的牽制,從選舉的勝負上來看,選前聲勢最高的河野太郎,在選戰過程中開高走低,主要是過去頻頻挑戰安倍威權的石破茂,在選前一星期宣布支持河野,讓河野頓時被劃為石破的人馬,讓原本支持河野的議員紛紛打退堂鼓,同時河野在選前主張日本要恢復製造核潛艦等過激言論,也嚇跑許多地方黨員票,讓河野成為全黨「公敵」,這是河野在最有把握的第一輪選戰中,議員票不如預期,總票數竟然還輸岸田一票的主要原因。

這次自民黨內派系表面上,雖然開放底下國會議員「自由」投票,但實際上黨內派系操作、介入選戰的鑿痕仍然相當深,在石破茂、二階俊博接連宣布支持河野太郎下,激起安倍、麻生派的憂患意識,安倍的政壇「麻吉」麻生太郎,從黨內動員麻生派暗中支持岸田,安倍在外支持高市早苗瓜分河野太郎的選票,安倍雖然下台已久,但儼然在這場大選中,扮演著造王者的角色。

其次是美國亞太政策的磁吸,拜登上台之後,開始重視日本在亞太地區扮演的重要角色,強化美日同盟作為印太戰略的骨幹,再加上今年四月美日領導人峰會,首度將台海和平列為議題的重心,日本成為美國抗衡中國的最前沿,再加上中國於今年二月通過海警法,讓日本深感中日釣島海域衝突的可能性大幅增加,日本自然以順水推舟樂於扮演抗中的角色。

但在日前,被羈押多時的孟晚舟突然獲釋之後,逐漸鬆動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對抗壁壘,再加上美國企業家桑頓密訪中國,擔任美中兩國之間穿梭的密使,並獲得政治局常委韓正的高規格接待,由此可見,以大趨勢來看,美中兩國關係是在逐漸融冰,而善於聞空氣的日本,絕對有嗅到美中和解的訊號與氛圍,這讓日本內部出現開啟與中國建立對話管道的聲音。
 

三、岸田的外交政策路線

撇開競選期間的激烈的選舉語言,岸田在外交安保政策上,曾經提出民主價值、日本和平及國家利益等「三個覺悟」,而這「三個覺悟」自然成為岸田對外政策的價值核心理念。

首先是堅守民主價值觀的覺悟,岸田承諾上台之後,將在首相府成立中國人權委員會,關注新疆及香港的民主議題,這延續岸田擔任外務大臣時所推動的民主價值同盟,與過去菅義偉、安倍的拉幫結派式軍事對抗是大不相同,可見,岸田將中日關係界定在民主價值的範圍中,而不踰越軍事對抗的政治紅線。

其次是維持日本和平穩定的覺悟,針對中國海警法通過之後,中日兩國在海域衝突的逐漸升高,岸田主張日本應該要對海上保安廳及自衛隊關係進行修法,以強化在西南離島的安全防禦,岸田的西南海域防禦論,與之前菅義偉所提及的台海安全是大不相同,可見,岸田仍以日本本土防禦為主體,避免將日本安全長臂延伸至台海,升高中日兩國的軍事對抗。

最後是維護日本國家利益的覺悟,岸田主張「經濟安保」的概念,將經濟安全提升至與國防安全的相同等級,在對外上,岸田勢必將會全力加入美國所主導的民主國家的產業供應鏈聯盟,同時也會支持台積電到日本設廠,在對內,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是日本經濟復甦不可忽視的力量,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下,岸田將會改變過去對美一邊倒路線,全力拉近中日兩國之間的距離感。
 

四、岸田對兩岸政策的變與不變

由此可見,務實及走中道路線的岸田,在日本國家利益至上,將會逐漸微調過去過度倒向美國的外交政策,嘗試與中國建立對話管道,以改變中日兩國熱對抗的格局,並在美中兩大國之間尋求平衡點。而這將會讓日本對中國、台灣政策產生以下兩種路線的變與不變。

首先是友台的政策方向不變,但不一定會保台,岸田是這次總裁選舉四個人當中,與台灣情感最為薄弱的候選人,他不像安倍與台灣濃厚的個人情感,與台灣政治人物的私交也不多,但在美國舉著聯台抗中的大旗下,岸田勢必會延續安倍、菅義偉以來的友台政策,在政治上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在經濟上聲援台灣加入CPTPP,但在台日兩國之間的安保合作,以及台日外交層級突破,將會趨於低調保守,以避免觸及中日關係的政治紅線,而不像菅義偉時期的大鳴大放,而多做少說,檯面下的交流,將會是岸田上台後對台關係的主旋律。

其次是反中的方向不變,但不一定會抗中,在中國海警法通過後,影響著日本西南海域安全,在中日兩國對於釣島海域,尚未建立危機處理機制下,日本勢必會持續維持反中的氛圍,同時積極加入美國所主導的印太戰略及四方安全對話,以爭取談判的籌碼來維護國家的利益,但在中日兩國綿密的經濟利益下,以及中美兩國出現破冰對話的可能性,日本將避免全面升高與中國之間的軍事對抗,以建立中日兩國對話管道與機制,這可以在對中政策保持適當的彈性,並在美中兩國之間尋求平衡的路線。

由此可見,中美關係是否破冰的大環境轉變,以及岸田個人務實中道的外交路線,將會影響中日台三邊關係的質變,在對日關係上,台灣不能單方面依靠日本的善意,對日外交更不能單相思,唯有強化自我防衛,緩和兩岸關係,才是真正的保台之道。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蔡增家目前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關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