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

2021-08-30



臉書。(Photo by Brett Jordan on Unsplash)

 

一、臉書反擊澳洲的背景:

過去幾天全世界網友最關心的科技新聞,絕對是臉書對澳洲最新立法過程的高調反擊,以及後續的發展。
 

澳洲眾議院通過法案,要強迫網路科技巨擘為新聞內容付費給當地新聞媒體。由於澳洲跟美國一樣,國會都是兩院制,眾議院通過後,日前參議院也已通過,完成了立法過程,這對全世界其他民主國家都有示範效果,影響深遠。對此,臉書(Facebook)立即大動作反擊,在臉書平台全面封殺澳洲媒體的新聞。
 

毫不意外,這場「大戰」立刻引起全世界的矚目,因為這攸關網路平台應否付費給新聞媒體。儘管臉書很快與澳洲達成妥協,但是相較於這場大戰的結果是誰勝誰負,更值得關注的其實網路平台應否付費給新聞媒體背後的法理脈絡。

 

二、澳洲新聞媒體法的法理

澳洲國會通過的法案,一股稱為《新聞媒體議價法》(News Media Bargaining Code),完整的法案正式名稱則是《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News Media and Digital Platforms Mandatory Bargaining Code)。
 

這號稱是全世界第一部由國家制定來「強制」規範網路平台應該付費給新聞媒體的法律,所以格外受到各界的重視。在澳洲推動立法之前,其實歐盟的決策以及立法機構「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在2019年也曾經通過類似的著作權指令,詳細內容稍後再來探討。
 

針對澳洲的《新聞媒體議價法》,必須先釐清的是所根據的法理。該法開宗明義要確保澳洲當地的新聞媒體事業,能夠從其產製而被網路平台使用的內容獲得「公平補償」(fairly remunerated),以此幫助符合公共利益的澳洲新聞可以永續發展。為了要獲得公平補償,新法鼓勵科技巨擘跟當地的主要新聞媒體針對補償方案進行協商;如果雙方無法達成協議,政府將會任命「獨立仲裁人」對補償方案直接做出具有約束力的裁定。數位平台如果不遵守裁定,將可能面對最高1000萬澳幣(相當於740萬美元、或是2.2億新台幣)的罰款。
 

就此而論,澳洲主張網路平台應該付費給新聞媒體,主要是從公平競爭與公平交易的法理出發,藉此幫助力量遠遠不是跨國科技巨擘對手的澳洲新聞媒體進行補償談判。事實上,只要知道提出《新聞媒體議價法》此一法律草案的政府機構正是經此一戰之後名聲鵲起的「澳洲競爭與消費者委員會」(Australia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 ACCC),也有助釐清此一法案的法理基礎。
 

儘管澳洲認為《新聞媒體議價法》有助於公平交易,但是臉書則認為新法其實誤解了網路運作的原理,而且反而會傷害澳洲政府想要保護的新聞媒體。

 

二、歐盟的法理思維

澳洲《新聞媒體議價法》雖然領先全世界,但並非「一意孤行」。
 

如同前述,歐洲議會早在2019年就已經曾經通過類似的指令,只是強制性與懲罰措施沒有澳洲法律案這麼直接。值得注意的是,歐洲議會通過的這項指令,正式名稱是《數位單一市場著作權指令》(Directive on Copyright in the Digital Single Market)。顯而易見,歐洲議會這項指令優先重視的是「著作權」,這跟澳洲《新聞媒體議價法》主要關切的是公平交易的法理基礎頗有不同。
 

根據歐洲議會2019年的《著作權指令》第11點的規定:搜尋引擎以及新聞聚合平台(news aggregation platform),必須支付費用給新聞網站,才能使用後者的新聞文章連結或是摘要內容;第13點則規定:大型科技公司所屬的網路平台上,只要出現了違反著作權的影像或是文字,這些大型科技公司就必須承擔責任。

從歐洲議會《著作權指令》的前述內容似乎可以推論,歐洲議會這項規定在相當程度上已經認定了新聞報導享有著作權,所以網路平台付費給新聞媒體的法理基礎是因為著作權,而不是基於公平競爭或是公平交易的補償。
 

三、美國法院的法理思維

新聞報導到底有沒有著作權,一直是引起高度討論的議題。從各國法律文字來看,多數都強調單純的事實不能主張享有著作權,但是報導文字以及寫作風格則可能享有著作權。儘管如此,許多國家在實務上似乎都沒有對新聞報導給予著作權保護,美國在這方面的經驗相當值得參考。
 

美國對於著作權的主要保護是聯邦通過的《著作權法》。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1991年的裁判明確指出:著作權保護的是原創性,不保護事實、觀念與概念。因此著作權最多只能夠保護新聞記者的遣詞用字以及敘事方式,而不包括新聞報導所提及的事實部分(499 U.S. 340)。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歐康諾(O'Connor)進一步闡述指出,原創與事實的差別,在於前者是創造,而後者只是發現;他更認為對於事實的保護,應該是從防止不公平競爭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從著作權出發。
 

美國其他層級的法院,在過去這段時間也受理過多宗與此相關的訴訟案,值得檢視。
 

首先,2005年法新社(AFP)向美國法院提起侵權訴訟,宣稱Google News侵犯其著作權。Google News是2002年推出的服務,由網絡爬蟲程式抓取,可以直接在其網頁展示新聞的標題、導語及相關照片,還提供原始出處的鏈接。不過此一訴訟案還沒等到判決,雙方就已經先行達成和解,Google News同意向法新社支付訂閱費。
 

其次,Associated Press在2013年控訴Meltwater,被告Meltwater也是使用網路爬蟲程式在網路上自動獲取新聞報導之後,提供摘要發送給訂戶。
 

受理此一訴訟案的聯邦紐約南區地方法院在其判決中援用並且分析了「合理使用的四點標準」,非常具有參考意義。合理使用是指可以不經許可、不付報酬,而使用他人的作品,主要是為了在保護著作權和促進公共利益之間取得平衡。
 

美國法院通常採取四點標準來衡量合理使用是否可以成立:1、非營利屬於合理使用,否則不然;2、作品是否為虛構以及有無公開發表過?3、使用的數量和比例;4、對作品的價值是否造成影響。
 

聯邦紐約南區地方法院指出,被告無法通過四點標準的1、3、4三點標準的檢驗,尤其是被告的經營模式直接和原告產生了競爭關係,因此使用了原告產製的新聞內容,反而會剝奪了原告原本可能會獲得的利益。據此,聯邦紐約南區地方法院判決被告敗訴。被告提起上訴並堅持認為網路平台使用新聞媒體內容的這種行為有助於公共利益。此一訴訟案在進入聯邦最高法院之前,原告與被告雙方就已達成和解。
 

儘管如此,美國法院針對網路平台使用新聞媒體內容訴訟案的第一次明確判決仍然頗有意義:新聞媒體可以因為新聞聚合服務業者未經同意就使用其內容而提告並且勝訴。由上可知,美國法院所援用的主要法理基礎也是公平競爭,而不是著作權。

 

四、結語

臉書與澳洲的衝突,主要是圍繞在網路平台應否付費給新聞媒體。回顧可知,對於網路平台應否付費給新聞媒體,目前主要有兩種相關的不太一樣的兩種法理脈絡:

一是從著作權的角度出發,認為新聞報導具有著作權,網路平台如果要使用就要經過新聞媒體的同意並且付費。歐洲議會的著作權指令即具有這種色彩。

二是從公平競爭與公平交易的角度出發,認為網路平台使用新聞媒體的內容不利於公平競爭,而且新聞媒體的規模相較太小,無力針對授權費或補償費去跟科技巨擘談判,因此需要由國家透過立法等方式介入。美國的法院判決與澳洲的最新立法反映了此一途徑的法理思維。
 

網路平台應否付費給新聞媒體除了前述兩種不同的法理思維之外,對於付費或補償的金額,或許也不應該只淪為喊價,而該結合媒介經濟學進行實證研究。

(本專欄文章論點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賴祥蔚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