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貴發

2021-08-20

漢光演習。(總統府@Flickr CC BY 2.0)


國防部具陸軍背景的邱部長甫上任,於5月10日向台灣媒體披露:「要改變沿用多年的軍團與戰區合一制度,取消陸軍6、8、10軍團番號,改以北、中、南、東及澎湖作戰區取代。改制後的作戰區指揮官,可以統籌轄區內的三軍兵力,加強「聯合作戰」能力,且作戰區指揮官不再僅由陸軍將領擔任。這個取消軍團改為戰區的構想,多年以來,每當由陸軍將領擔任國軍最高指揮官時,就會被提出來討論。陸軍的觀點,台海作戰為能「平戰合一、統一指揮」,應將戰區內的陸海空三軍部隊統籌在戰區最高指揮官的一元指揮下遂行作戰。

2016年2月,解放軍軍制曾做了大幅度變革,將沿用多年的七大軍區改成東、南、西、北、中五個戰區。解放軍的改制,更強化了台灣陸軍將領「以敵為師」,取消軍團改為作戰區的決心。陸軍將領認為:現行制度擔任軍團指揮官的陸軍將領雖然是戰區最高指揮官,但對於所轄戰區內的海空軍部隊卻無權指揮,無法統一事權,不利戰區內實施「聯合作戰」。然海空軍將領並不贊同陸軍的意見,認為相較於美軍及解放軍,台灣地域狹小,沒有必要疊床架屋膨脹組織成立五個作戰區,陸軍的構想充其量僅為擴權考量。邱部長上任後,並未徵詢國防專業人士的意見,甫上任就逕行對外宣布,欲直接將沿用多年的陸軍軍團取消,改為五個作戰區,此舉引發部分專家學者及海空軍退休將領的質疑。

解放軍雖於2016年將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但仍保留軍隊編制「集團軍」及下轄之合成旅,各戰區內之海空軍部隊及火箭軍均隸屬戰區,可由戰區司令一元指揮實施聯合作戰。和台灣不同的是,解放軍五大戰區轄區廣闊,每一戰區面積均有台灣數十甚至近百倍之大,各戰區均配賦足夠的兵力和靈活的指揮系統,如僅以戰區的兵力執行獨立作戰,即有堅不可摧的戰力,當作戰規模擴大時,亦可由中央統一指揮,相互支援,執行戰區間的聯合作戰。

台灣地域狹小,國軍總兵力本就不足,劃分為五個作戰區,每個作戰區的兵力經過分割將更為不足,部分戰區內雖有海空軍部隊,但實際上,當情報顯示解放軍已在進行攻台部署,戰爭即將啟動時,為確保有生戰力,三軍部隊都須盡速依作戰計畫實施兵力分散,除陸軍部隊是在戰區內擇地疏散隱蔽外,海、空軍部隊都要迅速離開原駐地,前往預定疏散地區,作戰區內實際上已無海空軍兵力可供調度指揮,無法遂行「聯合作戰」。此外,台海作戰必然是依制空、制海、反登陸作戰的階段進行,制空階段以空軍作戰為主,必須由空軍作戰指揮部掌握全般敵情狀況,依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之令,統籌指揮空軍戰機、防空導彈部隊及三軍野戰防空火力對進襲之敵遂行攻擊,此時各作戰區指揮官因無法掌握全局,並無法指揮空軍作戰。制海作戰亦然,是由海軍艦指部指揮作戰,作戰區指揮官亦無法介入。直到戰局進行到反登陸作戰階段,此時海空軍作戰兵力恐已嚴重受創,各作戰區指揮官此時才有機會指揮轄區內陸軍部隊就反登陸作戰位置,實施陸軍單一軍種的反登陸作戰。從以上台海作戰之發展進程預想可知,台海作戰對攻擊方而言,可以執行有計畫的聯合作戰,但對防禦方而言,將依照戰爭時程處於軍種獨立作戰的戰場環境。各作戰區欲在所轄之區域內遂行「聯合作戰」並不可行。   

美軍亦屬實施戰區制的國家,與台灣關係最密切的印太戰區,司令部設於夏威夷,其管轄範圍包括太平洋及印度洋,管轄區內海域遼闊,盟國甚多,且各盟國所面臨的敵情威脅各不相同,如果在台灣這個彈丸之地,成立五個戰區的邏輯能夠成立,美軍在廣大的兩洋(太平洋及印度洋)作戰區域內,不知要設立多少個戰區才夠使用,而實際上美軍在此地區僅有一個印太司令部。

十幾年前,本人曾數度應邀參訪美軍太平洋司令部,美軍挾其高科技設備,在如此廣闊的作戰區域內,美軍太平洋總司令部指揮體系藉由綿密的雷達部署、衛星涵蓋及情偵系統,已能將轄區內敵我三軍兵力即時動態,清楚顯示於作戰指揮中心的銀幕上,戰區內不論何時何處發生戰況,皆由美軍太平洋總司令部因應處理。如戰區內不同盟國之區域同時發生狀況,亦由太平洋總司令部統籌調派兵力支援。該司令部除了上將總司令可由不同軍種擔任外,另有陸、海、空軍及陸戰隊等直屬部隊,分別部署於夏威夷本島及轄區各盟國所屬地區,對中、俄形成外線作戰包圍的態勢。各軍種司令是由該軍種上將或中將擔任,各有其指揮體系,但均須接受太平洋總司令的指揮節制及支援調度。

由以上美印太戰區觀之,要在所轄區域內成立具有效執行作戰任務的戰區,必須具備以下的要件:1、要具備有效的情報及監偵、指揮系統,能即時掌握轄區內敵我三軍部隊動、靜態,且具有直接支援三軍部隊作戰之能力。2、轄區內要有可以隨時調度遂行作戰的三軍部隊,依總司令部命令,遂行任何區域的作戰任務。3、總司令部及各軍司令部要有精通各軍種作戰的指揮官及幕僚群。4、要具備獨立作戰的後勤補給能力,在無外力支援下,戰備庫儲能支援三軍部隊戰役所需。

在台灣,如要取消軍團建制改以作戰區取代之,必須審慎檢討,在這麼小的作戰區內,是否具備上述四項能力。未來台海一旦爆發戰爭,戰爭型態可分為有盟國(美、日)支援及獨立作戰兩種型態,然縱使盟國可以支援,於戰爭初期,台灣仍需獨立作戰一段時間。依目前解放軍武器能力分析,戰爭發起初期,極有可能模仿波灣戰爭型態對台採取斬首行動,屆時含總統在內的國軍指揮中心及重要軍事設施,必遭包括各型導彈在內的強烈火力攻擊,總統所在位置更將是火力攻擊重點地區,其目地在加速迫使國軍放棄抵抗,企圖在盟軍支援到達前,戰爭勝負已定。

為拒止美、日軍隊直接介入台海戰爭,於戰爭發起前,解放軍航艦及各型戰轟機必將綿密實施環島戒備航行,並置重點於台灣以東及北部海空域,以有效阻滯盟軍,延緩其馳援抵達的時間。此外,戰爭發起前,解放軍海空軍必將配合導彈部隊,以東風-16、17、26及鷹擊83、鷹擊91(YJ-83、91)等型反艦導彈於台海東部海域實施演習試射,以嚇阻美艦靠近台海,有效向後延遲美日艦艇介入台海戰爭時間。

台海戰爭一旦發起,解放軍初期以導彈、長程火箭及戰轟機輪番轟炸下,各個作戰區均可能同時遭受攻擊,屆時作戰區內未及時疏散的海空軍兵力、各觀通系統及通信設施可能均已喪失功能,此時,各作戰區指揮官要如何統合指揮三軍兵力來因應戰況?獨立的作戰區除了向上級聯合指揮部請求支援外,還能有甚麼作為?既然需要上級聯合指揮部來統籌支援,又何必要疊床架屋強行成立作戰區?

國軍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是解放軍軍力過於強大,台灣土地面積狹小且無縱深,當解放軍以壓倒性的優勢火力排山倒海而來,美日及時參戰是台灣免於淪陷的唯一希望,但在解放軍「圍點打援」刻意的阻擾下,加上政治因素的考慮,美日兩國欲獲得其國會同意及軍隊的調度,均需要時間,台灣一廂情願的想要獲得美日的即時支援恐不樂觀。

國軍現行作戰指揮邏輯是將台灣視為同一個戰區,平時由參謀總長督導各軍種自行訓練,戰時由參謀總長及各軍種司令於國軍聯合作戰指揮所內共同協助三軍最高統帥(總統)指揮用兵,陸海空軍均有各自的指揮所,於作戰不同階段,分別接受聯合作戰指揮部的指揮,於接獲作戰指令後,立即下達作戰命令至各基層部隊執行作戰任務,如依陸軍構想,成立五個小作戰區是便於實施「聯合作戰」,亦僅能在所轄的小作戰區內實施「小型聯合作戰」,若將格局放大,將台灣視為同一個戰區,在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的統一指揮下,無論兵力是否實施疏散,才能真正達到較大兵力的「三軍聯合作戰 」的效果。

由於東亞地區政治環境複雜,一旦共軍決定攻台,盟軍的支援相形重要,因兩岸兵力對比懸殊,台灣應一改擊潰解放軍的迷思,改為堅守待援的作戰構想。劃分為五個戰力較弱的作戰區,易被各個擊破,不如維持現行軍制,由聯合作戰指揮部統一指揮台灣(含外島)三軍部隊的用兵。  

現階段,國軍戰力、士氣的提升遠比調整作戰區重要。近20年來,對國軍士氣傷害最深遠者,莫過於2013年7月發生的洪仲丘事件,該事件發生後,由於馬政府的懦弱和息事寧人的態度,完全屈從於在野黨的無理要求,置軍中士氣於不顧。軍官為了保護自己,普遍存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藉保障軍中人權之名,將軍法廢除後,軍中倫理遭受嚴重破壞,此後國軍部隊變成官不像官,兵不像兵,因上級動則被下級起訴,為官者普遍心存不如歸去之感,至於國軍戰力已經大幅下降,由於現在主政者也是當時的始作俑者,應該由他們來負責解決,我又何必多事,不如得過且過吧。此外,兵役制度不斷更改,當國軍不斷採購新型武器裝備,亟需富有經驗的幹部之時,這些只服四個月兵役的年輕人,對軍隊毫無貢獻,國軍還需要派出人力來照顧他們,反而浪費人力。

以上所述,只是略舉國軍目前面臨的問題,其他如:裝備老舊,所購武器不符台海作戰所需;退休金遭政府刻意減發後,造成現役人員不安,因退伍後收入銳減,都想盡辦法延役,以致軍隊逐漸高齡化;又因當年在野黨刻意對軍人的醜化,優秀的年輕人多不願從軍,導致招募新血困難且數值欠佳等。軍中現存的問題不知凡幾,都是新任部長上任後亟需深入了解且致力解決的重要課題,軍團改作戰區的構想目前尚未達成共識,建議還是緩辦吧!

(本專欄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李貴發為退役軍中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