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 

2021-08-20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 (取自Yasuhide Nakayama臉書 )

在美日峰會的《共同聲明》對台海和平表達關切後,日本內閣成員接二連三對「台灣問題」發言,除以「國家」指稱台灣外,亦對台海有事時,日本自衛隊介入或「保護台灣」的可能性直言不諱。
 

副防相試探「一中政策」底限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6月28日接受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視訊專訪提到「台灣問題」時表示,對於北京向台灣的施壓,各界須「覺醒」,以保護台灣這個「民主國家」,日本與台灣相鄰,若台灣出事,將影響日本沖繩,此不但是日本國民與日本自衛隊的事,亦關係到駐日美軍及其家屬的安全。中山質疑美、日自1970年代以來採行的「一中政策」能否經得起時間考驗。

中山防衛副大臣在「台灣問題」上所持的論調遠較與台灣關係良好的防衛大臣岸信夫的「日台友好」露骨,令外界好奇其發言是否代表日本政府對台海有事時的應對方式表態。中山的「保護台灣」說不僅挑戰日本承認北京政府時的「一中政策」,更逾越日本和平憲法下的「專守防衛」原則,日本自衛隊難以介入一場不是日本的戰爭。

中山泰秀說的過頭,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連忙澄清指出,有關言論只是中山個人想法,而岸信夫亦明確表示,中山的說法不代表日本政府立場,日本不將台灣視為「國家」,「一個中國」的立場從未改變。但中山對「保護台灣」直言不諱雖非日本政府當前的政策,但亦非空穴來風。

據《金融時報》報導,美、日外交官正在研究聯合軍事行動的法律問題並展開兵棋推演,項目包括基地准入,以及美、中爆發衝突時,日本可能提供的後勤支援。此外,美國新任駐日本代理大使谷立言在卸任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副處長前直言,台美關係發生根本改變,美國不再將台灣視為美中關係中的「問題」。谷立言道出美國或許逐漸不受中、美建交時設定的「一中」框架發展對台關係,中山泰秀應是嗅出台美關係的空氣,試探美國「一中政策」底限。

 

麻生焦慮日本南面有事

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7月5日在東京演說時表示,大陸陸若犯台,內閣將認定屬安全保障相關法制所定義的「存亡危機事態」,將可能行使「有限集體自衛權」,美、日須共同保衛台灣。麻生的發言與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的「保護台灣」論調相近。在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及防衛大臣岸信夫先後澄清中山的發言不代表日本政府立場後,麻生再從「集體自衛權」行使的角度,認為大陸犯台即構成日本行使武力的要件。

誠然,麻生的發言不在內閣會議中,更不是內閣決議,與中山的「保護台灣」論類似,無法將之理所當然的視為內閣之見解或既定立場,但麻生曾任首相,更是一路從安倍晉三至菅義偉兩任首相的副手,在自民黨與內閣中的影響力不亞於菅首相,其發言動見觀瞻。

其實,麻生的發言立即引起北京的外交抗議,認為此言論極其錯誤且危險,嚴重違反「中日四個政治文件」原則,損害中日關係政治基礎。為免中日關係節外生枝,循例由加藤勝信代表內閣澄清指出,判斷事態是否是「存亡危機事態」,需要根據個別事態的性質而定,綜合各種資訊進行客觀、合理的判斷,難以一概而論。
麻生立場偏右,且快人快語,其以「集體自衛權」的名義,興師保衛台灣之議不僅存在違憲之虞,更直接挑戰日本在外交上不承認台灣是「國家」的立場,缺乏深思熟慮。日本政府規範如何動用「集體自衛權」的「武力行使新三要件」開宗明義即指出,武力攻擊事態須針對日本或與日本有密切關係的「他國」。因此,日本要「保衛台灣」須先確定台灣為日本基於國際法承認的「國家」,否則於法無據。

此外,日本政府更發表《有關集體自衛權的釋疑》,強調即使解禁「集體自衛權」,亦須在憲法第九條的制約下,不變更「海外派兵」條款,禁止以行使武力為目的,向他國境內派遣武裝部隊;不參加在聯合國決議下對個別國家的武裝制裁行動;不到他國的領土及領海上支援其他國家,武力行使仍須被動的,亦即遭受武力攻擊以後的還擊手段。

在層層限制下,日本無法以台灣攸關日本西南群島安全,即援引「集體自衛權」在中共武力犯台時軍事介入「保台」。何況日本在軍備上存在客觀的限制,自衛隊平均年齡達36歲,總兵力僅25萬5千餘人,且指參系統異於常規軍隊,軍法及憲兵更付之闕如,更重要的是戰後的日本不存在《國家總動員法》,即使自衛隊裝備先進,人員訓練精實,亦難藉此武裝力量加入大國競爭,尋求與中國硬碰硬。

然而,相對於日本過去對中外交的謹言慎行,菅內閣對涉台敏感議題的直白是否有意挑事,力挺台灣對抗大陸,不顧日中關係惡化,或為美國敲邊鼓,以壯美國總統拜登「抗中」聲勢,此令人玩味。麻生副首相的「護台」說反映日本對兩岸緊張升高,日本南面有事的安全焦慮,用意應不在對台海安全從戰略模糊走向「建設性的戰略清晰」,而在於對堅守戰略模的拜登政府投石問路。

 

日本難以「尾巴搖狗」

美日同盟具兩面性,在美國對日本承諾安全互助的同時,存在抑制日本軍備及自主採取軍事行動的「瓶蓋」作用,1954年成軍的自衛隊在「美日同盟」下始終是美軍的補充,若台海生波,日本防衛上如何應處,端視美國所採取的決斷而定,日本難以「尾巴搖狗」。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康貝爾直言,美國挺台灣尊嚴 不支持「台獨」,此無疑給中、日、台三方明確訊號。

況且日本民意恐難贊同執政的自民黨因台海戰事將日本人民再度帶向戰爭,此從共同社、時事通信社、《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及《日本經濟新聞》等媒體對「集體自衛權」行使的民調結果即可得知,菅內閣心知肚明半數以上國民對此態度保留,「和平主義」仍為日本社會堅持的價值,民意是「憲法第九條」堅強後盾。據今年憲法紀念日進行的民調,日本贊同修改「憲法第九條」者仍僅止於28%,與去年相較,民意紋風不動,「正常國家」如「台獨」一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防衛白皮書》將台灣問題置於印太安全

7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發行2021年版《防衛白皮書》,並由防衛大臣岸信夫在內閣會議上彙報主要內容,引人關注的焦點仍在美、中的軍事對抗及對其對印太區域安全的影響。今年的白皮書中首度言及台灣局勢的穩定指出,對於日本安全保障及國際社會的穩定而言,台灣局勢的穩定相當重要,為此,日本將進一步保持警惕,密切關注台灣局勢。

此外,在白皮書對台灣的相關章節編排上異於往年,不再將「台灣」置於「中國」的章節內,而是在「各國防衛政策」該章中,新增「美國及中國關係」一節,將台灣安全相關內容置於該節的「印太地區美中軍事重向」項下。此外,在描繪大陸「五大戰區」的中國軍隊部署圖中,亦將台灣與大陸以外的區域共同以灰色標示。台灣部份媒體將之解讀為「將台灣劃離中國大陸,獨立成國」亦或是「台灣與中國脫勾」。

然而,白皮書中未將「台灣」單獨成為「各國防衛政策」中的一節,應是避免具政府政策文書性質的《防衛白皮書》逾越分際,與日本外交的「一中政策」相左,防衛省極為技巧性處理相關內容,避免外界將之解讀為將台灣視為「國家」。但今年白皮書的編排變化仍具意義,其呈現日本將「台灣問題」及「台海和平與穩定」置於印太區域安全中的視角,其為美、中競爭及美國印太戰略的重要環節,而非北京所定位的「中國內政問題」。

岸信夫在內閣會議會的記者會中表示,「在中國軍力迅速強化下,兩岸的軍事平衡朝向對中國有利之方向變化。其間,須客觀分析中國反對美國明確支持台灣的狀況,對台灣的情勢須戒慎恐懼持續關注」。台灣攸關日本南面安全,此為近代以來日本抱持的安全觀,日本對兩岸局勢的變動難以置身事外,但日本囿於和平憲法,無法如副首相麻生太郎所言,站上第一線挺身「保衛台灣」,如何在美日同盟下,操作外交槓桿,以防日本周邊有事始為確保日本安全利益的上策。

在美國拜登政府明確不支持「台獨」,在台海政策上維持一貫「戰略模糊」的現實下,麻生副首相亦難以清楚界定「存立危機」所指為何。日本的對中政策仍未見本質上改變,僅能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呼籲兩岸對話,和平解決歧見。

 

美、日越挺台 北京統一力道越強

北京應不難察覺美、日在「一中政策」上的模糊與挪移,無疑使「台灣問題」國際化,台美關係成為美國印太戰略中的一環。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建黨百年談話中言及台灣議題,指出「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強大能力」,此言不對台灣,而是向國際宣誓立場,亦即美、日等國家支持台灣的動作越大,北京謀求兩岸統一的力道即越強。

美國前資深官員及學界對此感到不安,若美國長期堅持的「一中政策」出現極端改變,勢必升高台海緊張局勢,增加美、中衝突的可能性,因放棄「一中政策」將把北京逼到只能對台動武的牆角。「一個中國」不僅是兩岸交流、對話的基礎,更是台海和平得以維繫之所在,且亦為美、日與台灣發展實質關係的外交「護欄」。在美、中競爭中,衝撞此「護欄」,雖使台灣人燃起美國在背後支持的希望,但同時加劇中國人擔心美國利用台灣作為「抗中」槓杆的恐懼,終將導致台海現狀的打破,無助於日本周邊的安全。
然而,中國的崛起對日本構成地緣政治下的安全壓力為不爭事實,釣島爭端更激化中、日在東海的戰略矛盾,使雙方的信心建立措施(CBMs)始終止於紙上談兵,形成中日關係在良窳之間的跌宕起伏。

 

日本的「本音」與「建前」

習近平在中共建黨百年談話中強調,「中華民族的血液中沒有侵略他人、稱王稱霸的基因」,但日本仍疑慮中國對國際秩序的挑戰,加藤勝信對百年歷史的中共呼籲,「中國作為大國,有責任參與地區及國際社會的課題。重要的是繼續遵循國際社會規則,負起責任、不辜負期待」。習近平雖說中國沒有「稱霸基因」,但難以拂去日本對中國重回東亞中心位置的惴惴不安。

日本認為習近平主政後,展現強人作風,使中國內外政策失去改革開放的柔軟與彈性,對內在社會廣泛領域強化「共產黨優先」的領導,以經濟等為後盾竭盡所能擴大在世界的影響力,並加強海上活動。在中共百年黨慶上,約7萬黨員摘掉口罩向內外展現克服新冠疫情的成就及中共體制的優越性與自信,但日本解讀其背後是「習近平一強」的獨角戲,將自身比肩毛澤東,終結鄧小平建立的集體領導體制。

日本的媒體對中共百年黨慶的負評與自民黨及立憲民主黨對中共的祝賀反差鮮明,折射出日本對中外交的「本音」(內心話)與「建前」(場面話)。近9成的日本人對習近平時代的中國印象負面,此非日本社會獨有,美國、加拿大、德國、南韓及澳洲亦有超過7成國民持相同意向。

 

結語

日本雖存在右派想激化中、美對抗,遲滯中國崛起,並藉中、美衝突,尋求突破和平憲法的契機,但「對中融和論」依然在日本根深蒂固。日本首相菅義偉表示,日本無意構建「對中包圍網」,自民黨右派論調不代表內閣政策,因中、日經貿關係緊密,若與中國敵對,即使美日同盟穩固,亦會為日本造成巨大風險。日本國民對現今中國印象負面雖為事實,但不意味想重蹈歷史覆轍,與中國兵戎相見,因戰爭帶給人民巨大痛苦的記憶猶新。美、日無意對「台獨」添柴火,和平仍是台海的硬道理,蔡政府只能相向而行。

(本專欄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曾任兩岸交流遠景基金會董事及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等職務,現任天主教輔仁大學日文系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國立臺灣大學日文系兼任教授、行政院陸委會諮詢委員及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主要研究領域為東亞區域研究,範疇及集中於日本與兩岸之內政、外交兼及亞太區域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