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軒

2021-08-02

 
中共官方推出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人民日報臉書)


2021年適逢中共建黨百年,官方日前推出新版《中國共產黨簡史》(以下簡稱《簡史》),作為指定黨史學習教材。為因應建黨百年的節慶氛圍,官方展開一系列黨史的宣傳活動,藉此對黨員進行意識形態的再教育。不過,值得注意是,這次的新修《簡史》,也對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做出改寫。《簡史》全書更約有四分之一集中於習近平主政時期,且對重大歷史問題作出與過往不同的詮釋。這些內容引起中外媒體許多注意。整體而言,其目的在於強化習思想的地位,以便為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的連任鋪路。以下,茲進一步討論。
 

一、透過學習黨史強化幹部教育

時值建黨百年,這次《簡史》的出版只是官方一系列紀念活動的部分。當然,這個舉措也有教育基層幹部,認識習近平政治思想與作為的意圖。早在2月20日,習近平就先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要求黨員:「學好黨史,不可虛無主義」。同時新華社也發表〈習近平在動員大會首提「黨史觀」有深意〉一文,該文指出:「這是總書記首次公開提出『樹立正確黨史觀』這一重要論」。新華社還稱習近平多次強調:「我們不是歷史虛無主義者,也不是文化虛無主義者,不能數典忘祖、妄自菲薄」。在官方意識形態的定義,「歷史虛無主義」意味著從根本上否定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歷史必然性」,是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的地位。習在早前已強調黨員要有理論與歷史自覺,對這種虛無主義展開「偉大的鬥爭」。官方因此要展開一場由上而下的「全民學黨史」教育活動。有觀察指出,這是中共歷史上首次以中共中央的名義,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一個新的黨史敘事將因此出台,並藉學習教育,強化習的歷史地位,以鞏固當前的執政需要。

在未來一系列活動上,中央辦公廳於日前(4月11日)印發通知,即日起至今年底全面展開中共建黨100周年、以「永遠跟黨走」為主題的群眾性宣傳教育活動,要「大力唱響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偉大祖國好的時代主旋律」。而根據央視新聞聯播的報導,宣傳教育活動將分為兩個階段,並以5月為界。5月以前的第1階段,將深入學習宣傳貫徹中共19屆五中全會、全國「兩會」和「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精神,展示「十三五時期發展的輝煌成就」,宣傳「十四五時期發展的美好前景」。在5月後至年底的第2階段,則要在6、7月間,圍繞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將在慶祝建黨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中共中央正式宣布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組織開展「主題突出、特色鮮明的群眾性主題活動」。這一系列的群眾教育活動,都有以古喻今,藉由光榮的建黨歷史,教育群眾認識當前統治者合法性的意圖。

此外,官方對任何有所謂「虛無主義」傾向的歷史詮釋,將採嚴格的舉措,以呼應習近平所言的「偉大鬥爭」。譬如國家網信辦近日已於網絡開設舉辦專區與專線(包括官網、app與電話舉報),供民眾舉報歪曲中共黨史、攻擊中共領導和詆毀英雄烈士等行為。網信辦引述習近平說法強調,要「旗幟鮮明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勢將引起一片輿論的寒蟬效應。未來網絡輿論涉及黨史事件的討論,將嚴格控管。此外,黨政幹部私下若有臧否歷史人物的任何言論,此時此刻都可能作為殺雞儆猴的對象,遭到嚴重懲處。有些觀點認為,這些措施都反映習近平更積極在意識形態捍衛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以超越胡溫時期的左右之爭,打擊過去流行的歷史虛無主義、修正主義等社會思潮,重新確立正統史觀的地位。

這種思考在當前的中共高層並非罕見,如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早年被外界認為是「新權威主義」的擁護者。他在3月15日的黨史學習教育用書動員會強調,要學習總書記習近平對歷史教育的講話精神,引導幹部群眾牢固樹立正確黨史觀。一份2010年習近平擔任黨校校長時的「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學習近平講話座談會紀要」則於近期流傳,這分紀要顯示,黨校幹部認為,黨史中的某些教材不能向老百姓任意公開,而「習校長」有關歷史材料處理的有關講話,已將問題基本解決了,關於黨史事件的研究與詮釋,「要做到凡是有損我黨光輝形象的事,堅決不想,堅決不說,堅決不寫,堅決不做」。從某種角度觀察,現今任何有關共產黨重大歷史事件的書寫,必須以官方書寫為正典,要對其他的書寫,嚴格鬥爭,捍衛黨對歷史的詮釋權。1990年代,開放民間討論黨史與歷史書寫的自由風氣,將更不復見。長期而言,這將對中國的當代史討論與研究,乃至知識階層的歷史討論風氣,將有極不利的影響。
 

二、有意淡化黨史陰暗面

從學術的角度來看,新修《簡史》具體呈現了官方歷史著作的問題。在中共的黨政慣例,每逢黨慶十周年,必會出版黨史著作,譬如分別在1991年、2001年、2011年出版了《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中國共產黨簡史》、《中國共產黨簡史(1921-2011)》。從歷史事實的角度,《簡史》與舊版的三本著作相較,大幅淡化許多歷史事件的陰暗面、敘事更為偏頗。這使《簡史》為意識形態服務的傾向,比舊版更為嚴重。許多觀察則指出,這本《簡史》最大的修改,是對建黨「前30年」(即毛澤東時代)歷史的重新定義。

新的《簡史》對毛時代的描述大幅縮短,僅剩兩章。在舊版部分,通常會使用四章的篇幅描述這段歷史。此外,《簡史》對毛澤東時代這兩章採用正反並陳的方式。文革的十年動亂史被大幅淡化,在舊版這段歷史皆單獨成章,新修《簡史》併入全書最短的章節——「社會主義的探索和曲折發展」,僅用一頁描述當時的政治動亂。《簡史》並將文革時期的政治運動史,與國家建設成績,分開描述。《簡史》足足用了七頁描述「各項工作在艱難中仍然取得了重要進展」,包括一批交通運輸線和輸油管線設施相繼建成、獨立研發出「兩彈一星」、重大農業科技突破、外交工作也打開新局面,迎來新中國成立後第二次建交高潮等。更值得注意是,是書寫視角的落差,舊版黨史在描述這類科技建設成果,不會強調這是文革取得的成果,而是強調這類成果是透過「抵制」文革動亂而取得的。新版的書寫卻變成若沒有文革這段艱苦歲月的探索,官方不可能取得這樣建設成績。

毛澤東時代一系列政治運動造成的重大災難,則大幅被淡化。舊版的黨史書寫,大致遵循1981年中共官方《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文件的邏輯,也就是將1957年八大至毛澤東過世為止,這段時期各種國家建設的挫敗,歸咎至黨內個人崇拜現象滋長的問題。舊版同時承認毛澤東等部分領導層的經濟冒進與專斷傾向,直接導致大躍進運動的失敗問題。新版《簡史》則將這段時期的建設成果與失敗一律同等為「艱困的探索」。有觀察指出,新版《簡史》呼應習近平早些所提的「兩個不能否定」觀點,也就是「不能用後30年否定前30年,也不能用前30年否定後30年」。 
 

三、黨史書寫淪為政績宣傳工程

《簡史》另一嚴重的問題,是為當政者的政績服務的立場,一本「史書」有近四分之一的篇幅,描寫當代執政者的建設成就,在過去的黨史編寫,也極為罕見。在最後一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也就是中共18大(2012年11月)、習近平接任總書記以來的黨史共146頁,約28萬字。這些內容包括中共十八大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中國統一等。此外,還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推進「五位一體」和「四個全面」布局,推動軍隊建設現代化等。該章更有相當篇幅集中涉台問題。但太多對時局的敘述,使《簡史》像是為執政者政績打造的文宣品。作為主要閱讀者的黨內幹部,除了更好理解(背誦)執政者的政績,也很難從「歷史」汲取太多教訓。

值得思考是,為何習近平甘冒大不諱,違反歷史書寫的「功過留予後評論」的慣例,將執政成果,逕自宣稱為黨史上的重大成就?一個可能解釋是,習亟欲藉由「建黨百年」的歷史機遇,將自身的合法性基礎,嵌入共產黨建立新中國的線性發展邏輯,這也是無論現實上是否真有達成,中共年底宣稱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勢成必然,否則習可能無法取得自身的歷史定位。就此,習近平一方面要教育幹部要「以史為鑒」,是黨史上重要執政者的上台,是歷史必然性的結果;一方面則要幹部透過黨史學習,服從執政者,就是服從這種歷史必然性。 
就此,不難理解何以中共日前(3月20日)高調舉辦已故領導人華國鋒100周年誕辰。習藉由抬高華國鋒身份,及強化「講老實話,是老實人」的服從樣板形象,以便讓黨內幹部自覺服膺政治大局。在可預情況,這類黨史教育運動,將維持很長的時間。其背後的思維在於意識型態的絕對控制與強化所謂的「習思想」,為習在二十大的政權延續鋪路。 


(本專欄文章作者意見不代表論壇立場)

關於作者
蔡文軒目前為中央研究院政治所研究員